爱看不看,自觉闪避

  幽灵桑  

(JG/联文)假期旅行

赞美她hhhh

天霜:

 和@幽灵桑 的联文,结尾由她,开头自我。


我的队伍:田崎、福本、实井、波多野


幽灵的队伍:三好、甘利、神永、小田切


旅行三十题原出处:http://rongze396.lofter.com/post/1ed1f774_114089e9


0


   “那么,第二学年也正式结束了,下学期开始就是三学年了,希望D班的同学们不要懈怠,最后一个学年让我们也一起安稳的度过吧。”


“安稳过日子这种话还是不要乱说吧。”实井笑眯眯的呛了一口佐久间后便扭头和三好讲话,“听说你也计划了出去旅游?”“嗯,这个月中出发的欧洲跟团游。”三好卷着发梢漫不经心的回话。“嗯,三好也要去欧洲?”“哇不会吧,真的假的……”后排的甘利伸长脖子加入了话题,神永则看了看自己前桌的酒红色脑袋略显扫兴的嘟囔了一声,“我去哪里和你这个每天满面樱吹雪的花花男有什么关系吗,你好像很不满的样子。”三好不爽的转了个半身将手臂搁到了后桌上,翘着二郎腿拿着手机摆出了一副要斗嘴的架势。“其实,甘利、神永还有我也计划这个假期去欧洲旅游,听时间我们四个可能在一个团。”小田切低着头啪啪啪的往LINE上如此敲字道,“另外,田崎、波多野和实井福本也有计划一起去其他地方旅游。”


“恭喜你了三好,这下你不会是D班唯一的落单人员了。”田崎背着单肩包凑过来拍了拍花美男的肩,脸上挂着一分凑热闹不嫌事大的作态。“田崎你是有意来奚落我的?”“没有,只是单纯的祝贺你一下,还有三好你不要这么眯着眼睛看我,会很压力山大。”“对了田崎,你一开始说的护照那个是多久办?一起去?”不知情的波多野收拾好书包在腰上系好外套这么问道,“啊,就最近几天吧,福本,你,我,还有实井…”“你们这些人好好听老师讲话啊!还有田崎你给我放下包回座位!波多野你也别想着早退!”“对不起佐久间老师,其实今天是打算早点回家录个魔术视频……”


福本一直安静的坐在整个教室最靠门的座位收拾好包和小田切聊着LINE旁观,在老师的咆哮和神永后续的风凉话下似有触动的眨了眨眼低头附和了小田切说的田崎的引火上身。


——“你们去欧洲要注意安全。”


——“嗯,你们也是,祝旅途愉快。[/可爱]”


福本把手机揣回了裤兜开始走神。


没记错的话,他们决定去中国走自由行,就是因为觉得跟团很坑?


1


“我说我们护照也办完了也要两个星期了,什么时候集个合把旅游计划定了?”波多野把耳麦戴在头上一心二用的和同班同学线上聊天一边打游戏。裤子衣服在床上零散的摆了许多,离出发的日子越发近了,他也有些蠢蠢欲动,到底是外出远游,自己还是要好好拾缀一下。“时间你们随时定吧,或者现在就定?”田崎戴着耳机一边将衬衫叠好放进收纳袋一边说,“我这里有纸笔,你们现在就可以开会。”实井带着笑音加入了通话,“福本一定很期待吧,去中国。那个你心心念念的美食大国。”“啊,很期待啊,中国的地图我都准备好了,之前也做了一些攻略,如果现在要做计划我可以在线上给图片参考之类的来帮忙。”福本声线有些上扬,听得出他心情不错。“说起来福本,中国那面说的‘排面’是指什么?”田崎正准备回答波多野,却因为福本自信满满的回答听得卡了壳:“那个啊,类似于担担面。”“啊?担担面?”“嗯,中国西部的传统面食,比较大众的描述是吃着咸甜带辣,好期待那个口感啊。”“不愧是福本这种词也能明白,中国语真的挺难学的平翘舌我总有些念不准。”实井跟着感叹了一句。


不我觉得那个排面不是这个排面…田崎这么想着,欲言又止后换了个话题。


“四月的话去杭州吧,风景好。”“啊,‘木落汉川夜,西湖悬玉钩’的那个杭州?那是不是去西湖?”“波多野你学古诗词怎么那么快…如果到时候人多就去它的姊妹湖湘湖吧。”“中国诗人风雅得很,感觉他们有些人吧说话说得跟画画似的,挺仙。”“你俩扯远了吧,杭州好像还是四季看花?福本你看看?”“实井说得对,我们现在去的话可以看桃花梨花之类的。”……


“……好了,我总结一下。”实井清咳了一声拿着A4纸挺直了背,“这次的行程历时十二天,到上海以后停留一天,当晚坐高铁去杭州停留四天,之后用两天时间过湖北省到西安,在那里游玩四天,最后再高铁回上海,休整一天后启程回国,时间比较充裕行程十分简单,没有再补充了的吧。”“没有异议,这次要过一个省,感觉蛮新鲜的。福本实井,拜托你们啦!”波多野半开玩笑的将自己的亮黄色雨衣收到了旅行箱内锁起了箱子,他伸了个懒腰,把自己的如意小算盘打得噼啪响。


福本向往中国得紧,关于吃的攻略他肯定会做得很细,实井又喜欢什么事都详尽把控,这次旅途的安稳舒适度直接被这两人提了好几个档次。中国时差又不多,田崎还是一副好脾气,他们四个更是好皮囊,不说讨到好处但肯定不会惹出大事,还没有甘利跟着闹心,他只觉得实井那笑眯眯的脸都给打上了柔光。


嘛,美滋滋的。


2


天色隐隐还有些黑灰,浓云叆叇,阳光却已从云上慢慢攀了起来。田崎坐在靠窗的一侧仰着头看着粉黄又发亮的片片云朵发呆,福本坐在他旁边闭目循环着JG娘的新单曲,开往机场的巴士内静静的,大概所有人都还在半梦半醒之间。他莫名觉得清醒,举起了相机冲着窗外的天色比划了一下,并没有那么好看的景可取,自己只是觉得新鲜。


天上的颜色被涤成了灰蓝色,勾出云形的桔色和远处机场的灯光有几分相似,云朵或浓或疏的挂着,随着车子的移动,田崎的观察角度也跟着被带向了前方,他没能看见云底的太阳,不过过会儿大概会看见吧。过会儿,他们将破出重云潜行天水之间,在暗流之中飞纵百里后又将钻脱风云,空降到大洋彼岸的那片与自己所栖之处大为不同的大陆。


田崎同为自己提出行李的司机微笑致谢后走开几步,最后一次在启程远望了天空,云已随着光流得更远了。


是个好天气呢。已坐在机舱内的他待飞机平稳后拉开了窗盖。云霞蔚起,碧空如洗,万里高空之上的景物温和柔顺,虽是单调了些,但也有几分新鲜。他看着云海盯了半刻又拉下了窗,阳光若透过来的话,可能会晃着实井睡觉。


说起来实井顶着眼罩还没戴上就睡着了呢。他这样想着的时候看到了自己放在座椅下的背包,为了方便携带他把相机放在了里面。


他突然笑了,弯下身拿出了包里的物什摆好姿势,轻唤了对面同排二人的名字。


3


“从一开始跟着人流走的时候就该有这个觉悟的……”波多野在略显嘈杂的背景音下如此叹息。


“这次就当是来看海洋科普过了吧……”田崎说着避让了身下冲向海底隧道的小孩。


“我们早点出去去吃水族馆旁边的小杨生煎吧,还挺有名的……”福本低头看着手机决定无视现状。


“这和想好的不一样啊。”实井面无表情的站在众人身边冷漠总结。


上海海洋水族馆,世界最大的人造海水水族馆之一,展出五大洲四大洋和中国特色的长江流域水生物,他们对于这些兴趣并不大。重点是,那条长155米的海底隧道。


本来是打算来图个新鲜兴冲冲的拍个照留念的。


但眼前的人头攒动,鼻尖的莫名不适,耳边的喧嚣尖叫让他们不由得有些呆滞。


理想的丰满与现实的骨感,这一站走得也算是凄凄惨惨戚戚了。


……或许说骨感也不太贴切,总之落差很大就对了。


挤出了隧道后,三人加快了行进的步伐迅速走出了水族馆,带着买来的毛绒纪念品收拾心情提前转战了金贸大厦——下午还要赶高铁呢,希望不会太糟糕。


4


高铁的体验还算不错,众人落脚杭州后决定先去酒店捯饬一下。


“谁改定的希尔顿?”田崎有些头大,他捏着两张房卡朝三人盘问起来,“抢到了房间固然可喜,但这都是钱好吗,你们考虑下做预算的感受啊。”“是我,因为水族馆体验太糟糕了,我有些信不过一开始的酒店,俗话说一分钱一分货十分钱买不错,所以我觉得这波不亏。”实井举手坦白。


“……”田崎抿了抿嘴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他知道波多野虽然面无表情但心里肯定偷着乐呢。难怪他和实井居然殷勤的来帮他拿行李还把手机顺走了会儿,原来是图这个。


破罐子破摔了,他分了房卡后拉着行李和福本一起解锁了房间。到底是希尔顿,设施和卫生确实收拾得干净,通过窗户可以看见楼外的公路和大楼,卫浴和房间格局比起日本大上了一倍,虽然一开始就有思想准备,可这确实也豪华到他们了。中国可真是大国啊,比起日本的国土、道路交通、宾馆差别都这么大的。


听见敲门声福本走去开门,波多野和实井的小脑袋充实了空落的门框,原来是来一起商量后面的杭州行。福本把热水器烧好后拿出了攻略笔记一起坐在床上讨论了起来,在确定了将日程全部提早后二人也折回了自己的房间,福本和田崎便依次清洗了一道自己后开着电视做大老爷样的卧坐在自己的床上休息起来等约定的时间去吃饭。晚饭并没有吃的多精致,四人溜去吃了BBQ风味的鸡翅包饭,又在福本的指引下跑去吃了章鱼小丸子和炒酸奶后才打道回府,借着房间够大,福本和田崎在把实井他们房间的易碎品挪到安全地方后恶意挑起了小型枕头大战,四个小伙倒也玩得开,可惜福本踩了实井床头后局势成了一面倒,借着四人便搜了电影台来看了个电影,十点多四人就各回各家去睡了。


酒店豪华,深情厚谊,吃好喝好玩好睡好,这波确实不亏。


福本全身心放松的将自己陷入温软的床上,听着栗子酱的恋爱单曲,回忆这个下午,感觉自己美得要跟神永一样樱吹雪了。


5


西湖上隐约还有点雾气氤氲,水色已经慢倒出了天色的透蓝。对岸的绿色树影也随着水波轻晃,因为来得早,此刻正闻不到多少人声,实井叼着他专门买的老冰棍站在垂柳下看湖。这处看不了什么碧水青山,却是满心满眼的小巧娟秀。光是刚才进入西湖这片地界的时候就已经看了不少花,他觉得杭州有临安这个别名确实也妥贴,温婉细腻,可人得紧。


一个人静立在此处,除了觉得美,心里却又莫名的落寞了点。他转头看着不远处一道来的朋友,波多野正叼着晶莹剔透的小笼包试图在湖里找鱼,田崎举着相机对着一颗松红梅取景,福本从路旁走过的小猫身上抬起头和自己对上了视线,二人互相抬手致意后又各自干起了各自的事,实井莫名觉得,这种时候果然还是要有个人陪在边上。


像这样,就很不错。


6


杭州的花真好啊。福本坐在公交上翻着田崎相机里的照片这么觉得。此刻他们已经到了西安,今天是分头行动,他去别处自己晃悠吃了一些,此刻正在回宾馆汇合的路上。


他突然觉得有人拍了一下自己的肩,抬头一看,三个体格偏状的男人将他围在了单人座上。


“朋友,你这个照片拍得不错啊。”为首的男人开口的话听着不想普通话,福本下意识的动了动眉头。是方言吗?他有些困惑。


总之,来者不善。他动手关掉相机的屏幕后关了机,面上依旧一动不动的看着三人。气氛有些尴尬,左侧靠他近的男人伸手故作亲热的勾上了福本的肩。


“其实我们希望你能来帮我们做做销量。”耳边普通话的主人说着抖了抖手上的一张做工粗糙却颜色夺目的传单。福本低头扫了眼内容,好几千块钱。


“对不起,我手上没那么多钱。”“啐,骗谁呢,你这相机看着就很值钱啊。如果没钱,那就拿你的相机来抵了吧!”


这不是明抢吗。福本留心听了一下报站的广播,车上并没有什么人,看样子自己只能拖延时间到宾馆那站再说了:“很抱歉,这个是我朋友的,我和他正要去碰面,不如到时候我和他一起来付这个钱?”“哈?那怎么可能,这样的话我们很可能会被伺机报警吧……”


猛地听到车门挨了一下重击,福本看见了窗外有些惊讶的田崎的脸,公车刹的停了下来,后门很快被打开,波多野一马当先的冲了进来和三个大汉对峙,另外二人也跟了上来,要求他们从福本身边走开。4对3,似察觉到情况不利的三人装模作样的恐吓了几声后就急匆匆的下车跑远。


和司机谈了几句后福本才知道司机看见情况后便没有停站的往终点站开了,波多野敲车门的时候他想是福本的朋友也说不定就停下了车。福本向司机道谢后和三人下车与公交挥手道别,这出闹剧也算是落下了帷幕。


所幸没出什么事,福本松了口气似的轻笑,和朋友们寒暄几句后便向下一个地点出发了。


7


啥锅配啥盖,民以食为天。前一句听着可能有些莫名其妙,但后一句确实在理的。


波多野对凉皮这个东西对味极了。在福本的指导和推荐下,他已经成功掌握了三种不同凉皮的区别。米皮的口感软糯顺滑,在口中一嚼便断,再来浇上香喷喷辣麻麻的辣子油和微酸的汤汁儿,拌入清凉爽口的冰镇豆芽,可以说是味觉和嗅觉的双重享受;面皮十分的有嚼劲,根据福本和当地老板的聊天中,波多野晓得了面皮是靠小麦面给揉出来的劲道,配上芝麻和烤好切小的面筋,舀上带辣椒碎的少许辣椒油和几滴麻油,再嚼到腮帮子酸也不想停下来;麻酱凉皮虽和米皮凉皮异曲同工,佐料和凉皮的粗细切法不同却让两者味道截然不同,加上芝麻酱的厚条儿凉皮时不时还会咬到一小颗碾碎的花生,但你想要再咬的时候那碎儿却已经被吞下了肚,芝麻酱特有的一点硬感和实在吃得人充实又心痒,合着咬断的米皮嚼着又有几分面皮凉皮的感觉,加上一点儿菜叶包覆的滑溜与憨厚完美结合,是真真的吃得人心痒痒……


“——来中国吃东西真的是!太!幸!福!了!”波多野说得人有些肚子饿,他自己却十分兴奋,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在床上打了两道滚了。


“被征服了呢。”田崎通过眼神与实井意念交流,“是的,被征服了。”实井深以为然的点头回应。


福本伸手控制住了波多野,他知道其实四人都已经有不同程度的沉迷中华美食了。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当真不假。


“那田崎你呢,有什么特别惊艳的旅途感想吗?”“我啊,和实井一样和西湖那面有关系。”田崎说着坐在另一张床上盘起了腿,他将相机调开,调出了其中的一张照片展示给众人看。


“很普通的一张梨花照啊,采光很不错。”“嗯,其实那个时候这个光是意外打进来的。我也是按下快门后才反应过来。”


白色的五瓣梨花撇开绿叶的帮衬独占枝头,在相机里占据了整个画面的主角取景。田崎注意到花朵后远处的柳树上打上了一抹暖光,那正是太阳的翩然而至,田崎自镜头里植物的光影上观览了整个太阳升起的过程。白色的梨花在他的眼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衬出的美好的光影,画面跟着渲染出了细节几分,它不再是柔弱的一支白梨,在叶与花茎和树枝被迅速拉得立体的场景里,更新出了一种柔中带刚的美。


像画一样。他有些失神的按下了快门,很幸运的捕捉到了,这个画面。


“就是这样,所以我很中意这张照片。”田崎笑着这样说到,三人更细心的看了下照片,右上角的偏亮确实能遐想出阳光的热度,花朵在田崎的一番话后也显得美上了几分。这对田崎来说,一定是一张颇有意义的照片、三人默契的一笑,将相机递还给了神情柔和的伙伴。


看到风景后的蓦然有感与安心,在微小光影中得到极大震撼的幸运,被人围堵后的好运与陌生人与伙伴的善意,因为美味而得到的满足和视野的开拓。想来都是很舒心的事。


一路上的淡淡的前行和偶尔欢闹的日常,比起在学校的欢腾,在异国的风味似乎更有余韵。


能来旅行真是太好了。


8


“上海的天气真是……”“啊,很多变。”福本接过话茬如此说到。


本来昨晚只是预报了大风天气,那知道浦东这会儿突降大雨。等了三个多小时后,他们的航班最终下达给了他们延误通知。


“唉,真衰……——”波多野的语调一落一仰又是一个婉转,肯定有鬼。实井转头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是玩着手机的小田切和正和神永嬉笑的甘利。


一直都觉得,天然呆和花花男指不定会很聊得来啊。实井这么想着笑了笑,把正在走神的三好叫回神,冲着他抬手打个招呼。



评论(4)
热度(14)
  1. 幽灵桑天霜 转载了此文字
    赞美她hhhh
© 幽灵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