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不看,自觉闪避

  幽灵桑  

点烟

乙女向。
大概是儿子视角。
没什么,只是回顾以前的瞎扯「试卷考了三十分还要家长签字怎么办」突然很想写,还是那一档的爹妈。
作家与编辑是永远的心头好_(:зゝ∠)_
浑水摸鱼俗套故事。
国庆快乐w

开学的日子近了。
虽说大学是越理想的越好,但是顺利考到好大学之后,我反而开始在意母亲的感受。
要去的地方太远总是令人担心,况且严格说起来这还是我平生头一回独自远行。母亲对此事投以了十二万分的关注,破天荒向出版社请了一段时间的假来替我打点一切。
因为她总嫌我碍事,不让我插手,所以我在收拾时只有干坐沙发的份。
相比母亲的重视,父亲就显得随意很多。
客厅的长沙发上,我坐左边,他坐右边。父亲优哉游哉的喝着咖啡看报纸上的时政版跟花边新闻。
不知道为什么,在个人印象里,我总是觉得父亲更亲切。也许是因为母亲在我犯错的时候会扣零花钱他不扣吧。
诚如所言,父亲是一个作家,并且是颇有名望的那种。
就我的记忆来说,他甚少有生活规律的时候,忙起来了还经常连着两三天晚上通宵。
焦虑的时候还算少见,但是他焦虑的表现比较……安静?我不知道该用什么形容词。父亲焦虑起来总是一个人坐在客厅里抽烟,抽得很凶,一地的烟蒂。
初中学到生物之后我总在担心他会不会得肺病,而这个糟糕的设想很不幸的在我高二时实现了。
我少见的几次父母吵架中,父亲的病情总是占大多数。
也是,几十年的老烟枪,哪能说戒就戒?
好在母亲在跟他结婚后就被出版社调走了,他由另一个编辑负责,因此有大把时间在她眼皮底下犯禁。
说到这里,我开始思考他们到底是怎么走到一起的——成天忙到脚不沾地的母亲和态度冷淡的父亲。
在我的记忆里父亲总是看起来很年轻。五官轮廓深,很有俊朗感,就算是在家里不出门也要把自己打理整齐,有一点洁癖。想必以前是个(其实现在也是)有板有眼的美青年,也许很受欢迎?
小时候我总想要个温柔一点的母亲,至少不会因为我犯错就扣我零花钱那种。因为我不敢怪母亲,就怪他。
有一次和父亲一起看球赛的时候不小心抱怨出来,被他用看傻子的眼神凝视了很久,最后父亲莫名其妙“呵”的笑了一声,抓乱了我的头发。
我总觉得他们是出于实际利益才结婚,因为父亲就是这么跟我说的。
跟母亲求证之后,我得到了一个更完整的事件过程,而且还挺俗套。
似乎刚开始成为父亲的编辑那会,母亲还是新人,父亲也算是新人。就这么插科打诨了四五年,母亲也年近三十了,家里催她结婚。于是她朝出版社和父亲告假回了一趟四国的本家去相亲。
相亲的结果当然不太好,不然现在可没我。
那之后她跟自己的老朋友——也就是向我父亲倒苦水,相亲对象总是奇葩占多数。
可能是因为也被家里催得烦,父亲听她倒苦水,顺口接着她的抱怨跟她求婚。母亲回去想了一晚上觉得这个主意还可以,就秉承着合作愉快原则同意了。
我对父母这种不负责任的婚姻观感到绝望,未免太没有幻想了。
“就算是编故事也要告诉我你们相爱啊!”
我是这么想的,当然了,我不敢说。
不过我小时候总是被父亲教导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这时候母亲就告诉我:「他说的话你信一半就可以了,不能全信。」
所以对他们告诉我的这个故事,我也只是半信半疑。
在去车站的路上,我们没有什么话要谈。母亲要嘱咐的也嘱咐过了,不再跟我多费口舌。
列车进站,我提着行李朝站在检票口外的双亲告别,准备踏上征程。
“抽烟吗?”
“啊。”
身后传来了父母的声音,我回头看向他们。
母亲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打火机,打着之后用一只手挡着风稍微朝他伸了伸。父亲嘴里叼着烟,弯下腰侧过脸去将它点燃。
一点火光将他的脸颊和半阖着的眼睛照亮,我又回过头,将那两个人落在身后。
啊,他们最会骗人了。


完。

评论
热度(8)
© 幽灵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