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不看,自觉闪避

  幽灵桑  

《微不足道的情书》

旧稿,去年还是前年的,填版面用的一封情书。





亲爱的小姐:
也许打开这封信你会有些惊讶吧。
明明三个小时之前,我们还互道了晚安,现在我却在给你写信,这的确有点奇怪。
但是我想这么做。
因为有一些话想要说给你听,我写下了这封信。
也许你会问“为什么不当面和我说呢?”
是的,我也问过自己这个问题。我为什么不能站在你的面前,跟你说这些话呢?同我平时随口的那些花言巧语一般。站在你的面前,巧舌如簧的,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完这一段长长的话。
事实上,我在跟你互道晚安从路口分别前那一段短短的踌躇,就是因为我打算把这个想法付诸行动。
然而当你不明所以的笑着,直视我的眼睛,我竟没由来的感到了一阵语塞。
也许是因为我的心不坚定,所以不够勇敢。我不多见的羞耻心突然眷顾了我。
然后在眼前,你身后的天幕划过一颗流星的时候,我产生了写下这样一封信的想法。
我亲爱的小姐,你还记得我们的相遇吗?
我那天捧着一个很大的箱子,正在搬家的路途中。因为走的太急没注意到,在走过你身边的时候,让你手上的冰淇淋毁掉了那条蓝裙子。
那真是非常失礼的举动,我急急忙忙的向你道歉,赔给了你一条红裙子。
再相遇真是令人惊讶。不过是一天后,你就成了我的新邻居,穿着我送的裙子同我打招呼了。
有一位住的如此之近的朋友真的是很美好的体验。
偶尔我也会觉得是不是太亲近了呢?把两个人的生活过得像是一个人的,这让我不愿意去想象,如果某一天你因为工作调动搬去了遥远或者不怎么远的地方,那会是什么样子。
哪怕我们还是无话不谈,偶尔也见一两面,聚在一起做菜,讨论哪家的画材颜色是不是漂亮。
但是少了每天早上醒来推开窗就能看到对面同时推开窗,顶着乱糟糟的头发互道早安然后看着对方糟糕的样子笑出声这种默契。我觉得一天就少了不少有意义的时间,他促使我的人生每天少了两分零八秒,巨大的损失。
哦……请不要觉得我的修辞太夸张,每个人对这种心情的修辞定义都是不同的。
早前我并未发觉这件事,因为我也喜欢过很多人。
我发誓对于每一个爱人都是全心全意的,在我爱着他们的时候。
哦!爱情!多么令人恼怒的词呢?
我曾经历它,它大多数时候都来的突然,像冬日里莫名的暖风呼啸而来,我冻得瑟瑟发抖,于是热烈的迎向它,同那阵说不清道不明的风追逐赛跑,然后我落败了。
热度逐渐消散,匆匆的,像夏天的风那样,溜走了。
多次之后我也许习惯了这阵恼人的风,这个美好而令人心碎的词汇。
同你相遇的,如此漫长的时间里,我并未感受到它,像我过去所有恋爱那样的心情。
于是某天我邀你做我的模特。你坐在我家里面向花园那扇落地窗旁边的藤椅上,微侧着脸看向花园里正开的茂盛的花。
我毫无防备的画着,当做一次稀松平常的练习,欣赏你脸上闲适的神情。
纸上的底稿一点一点在成型,我又一次抬起头看向你的方向,不自觉的顺着你的视线看向了窗外,督见了草地上开的稀稀拉拉雏菊花。
你莫名的笑了一声,然后意识到现在应当保持沉默,不再言语。
午后柔和的光线透过蕾丝花的窗纱照进房间里,你缄默不语,侧脸上光影错落。
在那个瞬间,我的手僵住了。我突然回过神来,那阵暖风没有吹过,我也不是冬日瑟瑟发抖的那个人,我坐在一个砖瓦结构的小房子里,面前是我的画架,落地窗外花园的花朵枝繁叶茂。
你向我索要的那副肖像画,我已经不可能画完了。
我突然清楚了这样一件事,急于向你说明。
那或许是,或许无关,但是现在已经变得不可或缺。
我大意又自作主张的,把你存在的时间视为了人生的一部分。
我,现在,向你说明这件事。

亲爱的小姐永远无忧无虑
微不足道的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
xxxx年x月x日

评论
热度(5)
© 幽灵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