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不看,自觉闪避

  幽灵桑  

踏草之声

原作广播剧RPG背景,按照个人趣味编入了私设。

乙女向,自主避雷。


「在野外吃饭时如果遇到了同落难的冒险者,请将食物分给他吧!你会有好运气的!」

《冒险者手册》第一列第一条如是说道。

在外旅行的人多少有点迷信,莎拉曼达和同样沦为了倒霉鬼的贤者分享了这顿午餐,并且得到了一个很诚恳的评价——难吃。

“肉太老了,烤过头,而且没有盐。”

“请不要对别人的猎物说三道四,给我心怀感激的吃下去啊!”

午饭过后,他们简短的交换了一下个人信息。

如她早前的猜测,实井是东洋石曼出身的贤者,正在游历四方。因为有些事要做所以来到了这里打算跟朋友会和,然而——

“你说,这一片是你朋友的领地?”

“是的,走到森林中心能找到他的法师塔。我是一周前到的这边,但是那个时候他已经不在了,应该是往下一个会和地点出发了吧。”

魔法师……莎拉曼达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因为植被太过茂盛,这座森林即使是白天光线也不大充足。升起的火堆仍在燃烧,跳动的火光将他的面容映照的忽明忽暗,莫名诡异。

对坐的青年勾起嘴角,视线透过火光,看向了她橙色的眼睛。

“东洋的「奇门遁甲」,不知您是否听说过?”

长久沉默后,莎拉曼达终于自暴自弃的捂着脸骂了一句脏话。

果然——

“所以说我才讨厌魔法师这种东西啊!”

这个回答牛头不对马嘴,但是已经说明她大概理解对方未说完的下文了。

魔法师,法师塔,还有主人外出中的法师领地,这些每一个都是她这类冒险者最讨厌的名词。

因为多数的魔法师都具有领地意识,在一个地方建立法师塔之后,周围的环境会逐渐被影响,成为他的耳目和手足,自然而然的拥有了可变化性。

只要主人有意或是无意的对它们下达了“禁止他人入内”此类命令的话,就算是一处光秃秃的小山坡也能够使人迷失,算得上是麻烦中的麻烦了。

莎拉曼达思考过把眼前这个家伙宰了泄愤的可能性,但是回想起他先前把自己甩出去那股利索劲,还是决定暂时静观其变。

贤者也是法师侧的职业,一点点空气浮游术还是会的。

八张写了不明文字的纸片从他手中飘起,按照一定规律围住了火堆,静静的上下悬浮着。

“奇门遁甲是起源于青金国的一种东洋魔法,具体的话……我猜你现在也不太想听,直接说到关键好了,「开、休、生、伤、杜、景、死、惊」,使用这一门魔法进行布阵的术式都逃不开这几个方位,从理论上来说的话,我们只要到达「生」这个方位,就能完成突破了。”

莎拉曼达拿棍子拨了会火堆,然后将燃烧着的树枝抬起来试着戳了戳那些纸。结果那些小纸片突然发难,把树枝照着她的面门弹了回来。

眼疾手快瞬间跳到了一边的赏金猎人拍着胸脯,迎着他好笑的目光松了一口气。

“咳咳,不过按照你也在这边转了快一周来看的话,似乎这个办法不怎么凑效?”

“是的,那个家伙似乎针对这一点作出了改良,生门位安排了「有人进入一定范围内」会爆炸的符文,如果我躲开了的话——也不可能会不躲开对吧?那时候会触发二次机关,森林外围变换成按照星轨规律移动的阵法,说实在这已经是属于卢恩魔术和占卜理论的范围了,我目前收集的知识还不包括这一部分。”

也就是说,变成了无解的迷题。

纸张自动燃烧了起来,却并未化为灰烬。

纸上的不明文字渐渐消失,贤者招了招手,那些恢复空白的小纸片就像归巢小鸟一样飞回了他那本书里。

聪明人的把戏总是层出不穷,莎拉曼达真是受够了。

“总而言之,你解不开是吧?”

她拍着身上沾的草芥重新站起来,趁手将自己的宽刀扛在了肩上——不妙,还是有一点烧烤味。

“再有两天时间的话可以。”

“然后你已经断水断粮了没办法是吧?”

年轻的贤者陷入沉默,然后诚恳的点了点头。

莎拉曼达看了看头顶上太阳的方位,再将视线转回前方,简单的估算了植被的厚度。

“你到达森林中心用了多少时间?”

“半天。”

“从什么方向进入的?”

“东南。”

“OK——”

预估到了想要的答案,莎拉曼达将手上的宽刀插进了泥土中。

“最后我得问你一个问题。”

“嗯?”

“既然是贤者的话,你身上有带魔力回复药剂吗?”

“有……不过您是有什么线索了吗?”

闻言,女性赏金猎人回头给了他一个轻蔑的笑。

“线索那种东西不——需——要——我说啊实井,暴力,是可以解决一切的。”

话音刚落,站在他不远处那位年轻女性的面容开始了肉眼可见的变化。

金色的眼眸,细长的瞳孔,还有从眼眶渗出的血。

这种状态恐怕大陆上的人类少有不知,那个为皇族奉献了六代人性命的家族传说流传的如此之广。

教会称之为“神明的祝福”,民众说是“先祖的附身”,然而出身魔族的贤者对这个状态的真相知道很清楚,他们将其称之为——

龙化。


待续。

评论
热度(3)
© 幽灵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