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不看,自觉闪避

  幽灵桑  

踏草之声

官方的RPG风背景。

个人加了一点喜好设定,私设偏多。

乙女向,自主避雷。

大概就是去找三好会和的贤者实井路上雇了个人当护卫这样。




晌午,日照当头。

马车赶进这个小镇的时候正好赶上饭点,家家户户都开了炉灶,空气里飘着饭菜香。

躺在稻草堆里闭目养神的莎拉曼达叼着一根稻草梗磕磕磕的磨牙,翻个身,看向了此行的雇主——职业为贤者,一个自称名是“实井”的东洋人。

此时此刻,他正屈膝坐在稻草堆的另一边,臂弯里环着一本书。

青年眯着眼假寐,单片眼镜的银链随着马车的颠簸而晃动,在阳光下流着细碎的光。

莎拉曼达没由来的联想到了贵妇人的耳环——大概那帮贵族老爷看太太小姐们晃动的耳环时也是这种心情,微妙的有趣。

“嗯?”

“没什么。”

叼着稻草梗的赏金猎人再次翻过身,面向天空闭上了眼睛。

现在,将画面倒回半年前。

倒霉的赏金猎人睁开眼,发现自己还是身处于这个邪门森林的时候终于不耐烦的“啧”了一声。她伸手掰开那条老狼在咽气前死死咬在她肩头的嘴,有些狼狈的爬了起来。

再一次死里逃生这件事并不能给她带去太多喜悦,反而令人更加烦躁。

看太阳的方向,她猜测现在应该已经到了午饭时间,照理说是该要去寻找食物的,但是昨晚刚刚和落单老狼来了一场惊心动魄的互博运动之后,她不仅受了伤,现在体力状况也欠佳。

再去寻找食物危险性太高,她就近在草地上收集了一些枯枝败叶,打开存放物品的空间戒指摸出火折子勉强点起了柴火堆。

狼肉——还是老狼的肉口感并不怎么好,但是现在她没什么可挑的余地。

在将狼的尸体处理完之后,她分出了要吃的部分和存起来的部分,做好了长期打算。

是的,活见鬼。

事实上,她已经在这个鬼地方转了快半个月了。

起因是她半个月前打算回国一次,顺路就在冒险者工会接了一个简单采集任务,任务内容是到这个森林找一种特别的香料。

简单,而且报酬丰厚,她就随手接了来到这里,原本是计划在三天之内回去交任务的,然而——

叹了一口气,莎拉曼达摇摇头,将揭好的狼皮挑起来挂在了旁边随手用树枝搭好的架子,让它自然烤干备用。

被切割成了小块的狼肉正被摊在宽刀上烤着,油脂融化,发出“滋滋”的响声。

她看着已经被自己当做厨具使用的武器感到一阵好笑,联想到矮人工匠气急败坏的脸之后心情总算好了些。

在森林里迷路的时候切忌慌乱和烦躁,她是该保持一会平常心了。

这次迷路相当蹊跷,应该是有什么原因造成了异常才对。

莎拉曼达并不是没有方向感的那类人——那种人要是当了冒险者八成死的很快。

正相反,她近似野兽类的直觉和方向感曾救过她无数次,莎拉曼达不相信自己的直觉会有错。

然而当她进入了这片森林打算再出去的时候,却发现来时走的路全都变成了走不通的状态,做过的标记也不翼而飞。尝试按照直觉和太阳升起的方向走,暂时休息之后起来又发现眼前路再次变成了走不通的状态。

再之后的事也就是不断的重复这种徒劳行为了,直到昨天晚上她消耗完了身上带着的所有食物和饮用水,还天有绝人之路的遇到了脱离群体的银皮狼。

从身旁的草皮上又抓了一把烂叶丢进火堆里,她自我娱乐的想道:好歹这两天都没有下雨,否则就连火也升不起来了,你运气不错啊莎拉曼达。

戳戳宽刀上的烤狼肉,凭经验判断差不多熟了,莎拉曼达双手合十默念了一句感谢女神(指“珞珈”,传说中冒险者的庇佑神)。

然而就在她满怀感激和对这条老狼的敬意准备开始吃饭的时候,却又发现灌木丛后似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莎拉曼达警觉的站起来,飞快解下了脖子上挂着的小刀。

“一,二,三,四……”

她数着那个不知名生物的步子,谨慎的朝灌木丛靠近着。

脚步声不大,踩在干草上的步调不紧不慢,应该不是大型猛兽,而是倾向敏捷的掠食者,不是狼,两足……

脚步声停在了近处。

她先发制人的冲出,利刃出鞘,眼前阻碍视线的灌木枝应声而断,短刀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着猎物的腰部砍了过去。

然而意想中切断肌腱的手感或被躲开这个情况都未出现,对方直接抓住她握刀的手腕后以脚下为圆点利索的一个转身——巧妙的借力把她甩了出去。

莎拉曼达及时的将短刀插进了近旁的树上,在将大树划出了一个豁口之后终于停下,折腰向上,两脚一勾挂住树枝,牢牢的吊在了树上。

树枝切断后这个位置总算照进来一点光,莎拉曼达看清了那位不速之客的样子。

树下不远处站着的,是一个看起来至多不会超过二十三岁的青年。黑发黑眼,应该是石曼或者青金国的东洋人。

那个刚刚把她爽快丢出去的家伙推了推自己的单边眼镜,扯了下贤者这个职业标志性的长袍之后略微躬身朝她致以一礼,平和的道了句午安。

莎拉曼达顿时陷入了一种无言的境地。

得,迷路的同道中人。



待续。

心情复杂的吃个瓜_(:зゝ∠)_不过跟基友说好了要更新我就来更新了
第一节宝宝打酱油就不打tag了

评论
热度(7)
© 幽灵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