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不看,自觉闪避

  幽灵桑  

洋娃娃和小熊跳舞


存稿,用来在不想更新的日子里混更新。



夜深了,小女孩沉沉的睡着。
她叫伊莱扎,今年已经十二岁,正是要开始转变的年纪。
父母总是尽己所能满足她所有的要求。粉色的房间、带着吊顶和帘子的床、还有一屋子玩偶娃娃和它们的小衣服——一切都属于她。
墙上的钟指针已经指向十二点,报时声却没有响起。
被拆下的报时布谷鸟变成摆件,放在了钟正下方的柜子上。
房间的墙边摆放了一圈深褐色的柜子,边缘有着繁复的雕花,内里分为三层,清一色摆放了伊莱扎最喜欢的小玩意,其中包括几个少女模样的娃娃。
她们家在左边墙面柜子的第三层,小女孩作出了整齐的规划,使得她们生活美好而井井有条。
这三个洋娃娃头发和眼睛的颜色各异,但伊莱扎是不管那么多的,她按自己的喜好说这些娃娃是姊妹。
大姐姐阿曼达是一个儿童绘本的主角,坚强勇敢的丛林女战士。但伊莱扎觉得那实在太辛苦,于是丢掉了她的弓箭和皮衣,给她穿上白色的鱼尾裙,戴好王冠,手执权杖,称她为殿下。
二姐苏娜是一个冒险动画片里的魔法师,有着长到脚踝的棕色头发,从前伊莱扎会给她编辫子,睡前一定会向她许愿,祈祷能遇到安德鲁先生(动画的男主角)。
小妹妹则和她的姐姐们不同,她是一个玩具公司三四年前发售的原创商品,没有故事,纯粹是伊莱扎一时兴起买下的。
那是很特别的娃娃,会唱歌,还会眨眼睛,按下腰上的开关能录下伊莱扎说过的话。
伊莱扎最喜欢她,甚至给她起了名字叫伊丽莎白。
至于她喜不喜欢这个名字嘛——哈哈,谁会在意娃娃的意见呢?
楼上的钢琴家在这个深夜里总算归来,却还是不打算休息,关上隔音室的大门后练起了简单的舞曲,回忆着当年刚开始学琴时的心境,沉浸其中。
音乐是关不住的,寂静的室内响起了一阵虚无缥缈的钢琴声,若有若无。
月光透过薄薄的白窗纱,照进她碧绿色的眼睛里,洋娃娃伊丽莎白眨了眨眼睛。
她兴高采烈的从小床上爬起来,身上的塑胶关节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声响,随后大步流星的走到了柜子边,收拢裙摆,一口作气的跳了下去!
想象中摔到木地板上的疼痛感并未出现,伊丽莎白笑嘻嘻的爬起来,拍了拍熊先生柔软的肚皮。
那是一个比伊丽莎白要高一倍多的棕色玩偶,脑袋上扣着一顶制服帽子,身上还有简化版的卫兵制服。
伊莱扎收到他的时候是很高兴的,可爱的声线高声喊道::“他是最可爱的卫兵!”
熊先生还有一把威风的玩具配枪,是伊莱扎特地给他买来的,是的,卫兵怎么能没有配枪呢?
今天的卫兵先生出现的还是这么及时,完美的保护了伊丽莎白的小姐,嵌在脸上的棕色眼珠在看到她从自己身上爬起来之后帅气的推了推帽子。
钢琴家并不总是练习舞曲,他们时间紧急。
漂亮的洋娃娃在地上站好,提起裙边朝他致礼。
熊先生也弯腰致礼,然后帽子掉了下来,两个玩偶相视一笑。
深夜的约会开始于熊先生来到这里之后的第二个夜晚。
钢琴家奏起舞曲,卫兵先生从柜子顶跳下来,在房间中央的地毯上独自跳舞,怀念他的前主人——是指他的制造者,玩具店的老爷爷。
那个人生前最喜欢看别人跳舞,对他的“孩子们”说自己已经死去的夫人当年也像那些舞蹈着的女孩子一样漂亮。
等到老爷爷死了,玩具店被他的侄子卖给了别人,于是熊先生来到了这里。
熊先生跳完那首曲子,就听见了嘎吱嘎吱的声响,伊丽莎白坐在对面柜子的第三层兴高采烈的给他鼓掌,于是他们就认识了。
小主人会长大,他们会渐渐失宠,亘古不变的只有月光。
伊丽莎白搭上熊先生的手,开始跳一支舞,今天钢琴家的曲目是探戈。
熊先生没有手指,所以她其实只是努力攥着他面料上的绒毛。步子的跨度也不一样,但他们依旧合拍,因为都懂得迁就。
他们高声谈笑,在美丽的夜晚里转着圈圈跳舞。
偶尔熊先生也会拔出他的配枪,像刀一样挥舞着,将试图惊扰小主人安眠的鬼魂送去见上帝。伊丽莎白在房顶上吊着的丝带里跳来跳去,配合熊先生的动作戏弄着所有的恶德产品。这是在阿曼达自愿放弃身体死前教会她的东西。
伊莱扎仍在沉睡,她听不到——人类无法听见玩具们的话语,越长大越无法倾听。
天快亮了,钢琴家合上琴盖,准备休息。
伊丽莎白在熊先生的帮助下重新爬回了柜子的第三层。
等到熊先生也重新回到对面的柜子里,他们朝着对方点点头,关上了玻璃门。
天亮起来了,朝阳的第一束光撒在伊莱扎金色的长发上。
万籁俱寂,玩偶们在柜子上遥遥相望。




完。

评论
热度(8)
© 幽灵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