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不看,自觉闪避

  幽灵桑  

化形

水。
之前的存稿。



女孩子睡着了。
她是趴在桌子上睡着的,眼下有些发青,显然已经有一段时间都没怎么睡好,周围堆着厚厚的书本和试题集。
眼皮下的眼球转动着,她开始做梦。
“咕噜咕噜。”
安静的房间里响起了一个奇怪的声音,女孩盖着头发的后颈有什么蠢蠢欲动着。
终于,它从厚厚的头发里抬起了头。
那是一个类似于植物新芽的东西,它的根缠在女孩子的颈椎骨上,然后从皮肤里冒了出来。
它缓慢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大。从女孩的肩头垂下接触到地板后渐渐延伸了开来,密集的覆过了墙面和地板,以及室内一切裸露在外的东西。
它是一种藤蔓,枝叶像萤火虫一样发着光。
有东西刺破女孩子的衣料,从她的脊梁骨长了出来。那是一截幼小的树苗。
树苗向上延展着,在触碰到屋顶前停下,幼嫩的新叶长出,又从芽里开出多色的花来。
奇妙的花吸引来了一些小客人。
羽毛流动着红色或明黄色光点的鸟儿从女孩并未关劳的房间门里飞了进来,停在枝头上交谈,歌唱。
室内一片喧哗,然而女孩子只是沉沉的睡着。
忽然,他们安静了下来。
一只蝴蝶慢悠悠的飞进了房间里,鸟儿们朝它点头致意。
蝴蝶绕着树冠飞飞停停,有时也停在花朵上。它停留的花朵会结出果实。
果实是一种看起来颇为奇妙的果子。它外壁是半透明的,核心处有明黄色的光团,而光团的核心是一颗连接着外壁的,极小的心脏。
每个果子的心脏都在跳动,但是有的快,有的慢,有些接近于死亡状态。
蝴蝶飞近了那个即将死去的果实,它将口器刺入了果子的心脏,光团消失了,果实从枝头落下,触碰到地面的藤蔓,化作光点碎裂,消弭于空气中。
蝴蝶扇着翅膀飞到了女孩的颈脖处,停留在了藤蔓生长出的地方。
翅膀上青蓝色的鳞粉落在了女孩子的颈脖处,如星辉点点。
突兀的,有人敲响了房门。
女孩的母亲推开门,随手打开了灯。她看见了空落落的室内和疲惫到趴在桌上睡着了的女儿。
被敲门声惊扰,女孩揉着眼睛醒来。
“怎么了妈妈?”
“去床上睡吧。”
“好的。”
女孩简单的收拾好课本,重新在床上睡着了,没有发觉自己记忆里的“梦”少了哪一个。
屋顶上的蝴蝶扇扇翅膀,兀自飞远。
它不必忧心,人类总是会不断抛弃自己的“梦”的。
晚安。



完。

评论
热度(7)
© 幽灵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