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不看,自觉闪避

  幽灵桑  

剖心

水。
之前的存稿。

空气里充斥着灰尘和油污的味道。
这是一个不透光的地下室。角落里堆放了一些工具和弃置的失败品。
放在最外的那具无意识人偶长了一张近似人类女性的脸,原本该作为眼睛的红宝石材料因为保存不当有一颗掉了出来,圆形的球体背后还连着神经线,在脸上摇摇晃晃,看起来颇具惊悚效果。
一个断作两节,却又被重新连接好的生化机器人躺在了地下室中间的工作台上,看着她曾经的“姐妹”出神。
她叫玛丽安娜,是联邦众多人形兵器的一员。
阴暗的地下室里响起了脚步声。
等待修理的人形兵器眼球开始运转,发出极轻的机械运行声。透过红宝石材料的眼睛望出去,世界是一片赤红色,地下室内的物品被视线捕捉,盛放到了视网膜上。
其中最显眼的,是一个拿着探照灯到工具箱旁挑挑捡捡的男人——那是玛丽安娜的制造者,一位名不见经传的机械师。
“感觉怎么样?”他敲着扳手问道。
“还可以,先生。”
布莱耶满意的点头,随后熟练的揭开她左手腕内侧皮肤,关闭了痛觉传感系统。
人类如果有体验过自己被开膛破肚,并且行凶者将内脏从身体里割除这种感受的话,那这个人多半已经死了。
但是对玛丽安娜来说,这不过是寻常的修理罢了。
她只是机械,关闭痛觉传感和能源液流通装置之后就能放手修理,比人类要方便的多。
为了清楚的判断损坏情况,触觉传感是不关闭的。玛丽安娜清晰的感觉到,一双手带着锋利的剪刀在她的胸腔和腹腔内游走,然后“咔嚓”一声,剪去了她的内脏。
布莱耶将废弃的物品都丢进了垃圾袋里。玛丽安娜看着那些碎块有些辨别不清那到底是“胃”还是“肠子”。
脊椎骨的连接工作早前已经做完,他拿着崭新的螺丝刀开始卸下一些已经变形的肋骨,又给她安上新的,不断调整着正确的弧度和角度,以求符合他对人体工学的认知。
玛丽安娜半眯着眼睛注视他,时不时抬手,给他擦擦汗。
布莱耶——这是她的创造者。
记忆板块最初的存储画面,就是这个人跪在她身前,虔诚亲吻她指尖的样子。
随后,他伸出手抚摸她的脸颊,深蓝色的眼睛与她对视。
“欢迎来到这个世界,玛丽安娜。”
玛丽安娜,这是他幻想中至高美学的体现,消耗了他所有的才识和心血,她苏醒时,四周都是他濒临崩溃时捣毁失败品的碎片。
毫无疑问,这是布莱耶最为中意的作品。否则损坏到了这个程度,正常情况下会遭遇的也只有丢弃了。
基础的修正工作已经完成,接下来就需要搞清楚这次故障的原因。
在摘除破损器官时,布莱耶就已经观察过,没有发现任何阻碍了运行的东西,这种情况下他也就只能指望玛丽安娜的自觉性了,希望她不会是一个隐瞒病情的孩子。
“玛丽安娜,你认为是哪里出了问题?”
躺在工作台上的人形兵器闭上眼睛,从记忆板块里调出了早前战斗时的身体异常情况记录。半晌后,她开口回答道:“劳烦您剖开心脏看看,似乎有什么卡住了。”
机械师点点头,从容的拿起了放在一旁的手术刀。
虽说已经关闭了能源液循环系统,但心脏是类似于动力源的地方,小心翼翼的切开后还是有些能源液溅到了他脸上,微弱的腐蚀性令人感到一阵不适。
“铛——铛——”
地下室内的复古钟敲响钟声,不多不少,正好十二下。
布莱耶在左心房阀门处夹出了一个胶片样式的东西。
“玛丽安娜,能解释一下为什么里面会有这种东西吗?”他问道。
玛丽安娜看清他夹着的胶片之后总算想起来了还有这么一回事,诚恳的回答他,那是许多年前她自己放进去的。
“为什么?”
“您说过,要将重要的东西放在心里,为它而战,所以在出发前我将它放进去了。”
布莱耶看着镊子上夹着的,已经被轻微腐蚀的罪魁祸首,无奈的摇了摇头。
那是年轻时他自己的照片。

完。

评论(3)
热度(8)
© 幽灵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