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不看,自觉闪避

  幽灵桑  

言灵


隔壁卡文了,随手写。

在很多很多年以前,羽生还是一个小男孩的时候,他站在超市的零食货架边纠结薯片是要烧烤味还是柠檬味,然后母亲强势的将两袋都放进了购物车,自此奠定了他人生的基调。
对,羽生是个优柔寡断的人。
这首先也许得怪他的母亲。那是一位十分强势的女性,总是替他作出决定,并且不允许他犯错或违背她的意志。
羽生就这样长大,在母亲教导的“服从”里长大。
直到十七岁的时候,他遇到了一个人。
准确说起来,他们的相遇其实还不太美妙。
在春樱盛开的季节里,夕阳染红的街道上——本该是十分的美好的光景,现实却是这里正上演着一出“俗套”“无聊”“司空见惯”的校园霸凌。
无恶意的恶行最为可怖,因为他们根本不觉得自己有错。
羽生在这个光景里战战兢兢的度过了自己的高一生涯,然后神明在那个下午终于显灵,派出瓦尔基利亚一脚踢碎了这个连锁反应的链条。
他的女武神在这个午后闪亮登场,剪下霞光当披风穿在身上,手里挥着捕虫网就把他的噩梦踩在了脚下。
羽生永远记得她的眼睛是什么颜色,那种刺目的耀眼甚至让他这个被解救的家伙一下子巴拉巴拉淌起了生理性眼泪。
她叫彰千。
也许羽生合该作为执行者存在,他沉迷的这个对象又是一个强势的女人。并且她比母亲做的要更过分,更为颐气指使,理所当然。
但是一切都好像不同了。
从前他总是搞不清楚自己该站在哪里,但是他现在很清楚自己的位置。
他不擅长做决定跟发号施令,但他是个优秀的执行者,因而可以完美的做好她交代的任何事。
从学生时代的会长与副会长,到后来创业时的上司和下属,羽生追逐着她的步伐。
后来,他的殿下同他表白。
羽生心里偷着乐,还要装作为难的样子跟她说自己母亲不同意。
女武神还是那个女武神,彰千爽快的看穿了他没说完的话,然后笑着爽快的给了他一脚。
“反抗她!”
“这是命令吗?”
“Yes!”
他半跪着为她戴上戒指,虔诚的像朝圣的信徒,让彰千没由来的觉得好笑。傻子似的。
婚后的时光对羽生而言类似于一种奢侈品,每一天都显得弥足珍贵。
因为他的殿下终究未能陪伴他太久。
过于热衷工作的后果就是迎来身体的崩溃,他阻止不了什么。
那个夜晚,他站在医院厕所里抽烟,抬头看着没有星星夜幕,觉得这样或许也不错。
他的爱人回到神的身旁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过得辛苦。
她回光返照时的眼睛一如他们初见时的耀眼,羽生逼自己注视她,生理性眼泪流的很难看。
“羽生。”
“嗯。”
“成为「我」吧。”
她其实已经无法说话,只是一笔一划的在他手心里写字。
“这是命令吗?”
“Yes.”
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她不正经的给了他一拳。
羽生给她垫高枕头,看着她合上眼睛,看着机械显示她的心脏逐渐变成了无法跳动的死肉。
那天晚上没有星星,月亮也沉默以对。
后来就没有后来了。
羽生总是很果断。


完。

评论
热度(8)
© 幽灵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