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不看,自觉闪避

  幽灵桑  

傻白甜

emm……bgm上脑,请你们吃点一点点糖。
没什么偏向,请自由代入。
水一下。


因为加班的关系,我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
客厅没有开灯,只有电视机屏幕兀自亮着。那场球赛大概是正踢到精彩的地方,主持人的解说很是慷慨激昂——然而,一切的嘈杂声都未能打扰到他的安眠。
我的视线在桌上的酒瓶和他之间转了个来回,最终也只是无奈的叹气。
脱掉高跟鞋,浑身轻松。
在收拾客厅的空档,我不满的想道:这个人到底是哪里好啊?
这可真是一个严肃的问题。
收拾完,我拿了一罐橙汁坐在他睡的沙发前慢条斯理的喝着,想起从前好像也有过这样一个晚上,我和最好的朋友傻兮兮的喝饮料,讨论自己的理想型。
那时候我说过什么来着?
嗯,要个子很高,比我高,抱起来会像大型人偶,走在一起会显得我可爱。
要好看,脾气要好,会照顾人,等等等等。
十六七岁的少女时光好像就在昨天,然后铛的一下,我已经结婚了。
他睡得很熟,我百无聊赖的观察着他。
首先是头发,理得很短,黑色,摸起来却意外柔软。
高啊,他的确是比我高很多,现在整个人缩在沙发上看起来其实是有点可怜的,有一种可笑的可爱。
好看也是好看的。他有一张漂亮的脸孔,那双眼睛如果睁着,就是十分美好的样子,尽会骗人。
脾气嘛……好像真没有不好的时候,虽然喜欢喝酒,但是无论醉不醉都不会有什么过激行为。
这么一看的话,他其实跟我的理想型已经很接近,只有不会照顾人这个缺点而已。
果然鱼与熊掌还是无法兼得吧。
我抱着被他挤掉在地上的轻松熊笑了起来,觉得这样或许也不错。
虽然工资数目是差不多的,但这样会让人有一种是我养着他的感觉。所谓“这个家伙没有我就完蛋了”的心情是很奇妙的一种东西,让我感到疲惫之余却也非常安心。
嘛……人就是不断寻求自我存在感的生物。
“谢谢啦——不过下次请自己收拾。”
我小心眼的伏在他耳边说了会悄悄话,莫名其妙傻笑起来。
也许是我打扰到他了,睡梦中的人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清眼前之后伸手拍了拍我的头,同我道早安。
“早安,公主殿下。”他亲吻我戴戒指的手指后说道。
“嗯,现在还是晚上,亲爱的。”
“是吗……那,晚安。”

评论(6)
热度(15)
© 幽灵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