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不看,自觉闪避

  幽灵桑  

谈话

乙女向,三好,自主避雷。
是这样的,七夕原本想互相伤害一下,但是今天一打开loft收到了一个有意思的艾特emm……
既然同志如此盛情邀请了,傻白甜真好,我爱傻白甜,不要跟傻白甜讲逻辑∠( ᐛ 」∠)_


“医生,我病了。”
在一个明亮的午后,在铺着木地板的房间里,一位看起来十分疲惫的职业女性,向与她对坐的心理咨询师如是说道。
实际上这位先生是她的熟人——两年前他们还坐在同一间教室里。但现在,他们需要遵守一个简单的规则,扮演好自己所处的角色。
心理咨询师多数不会穿的太正式,以免患者对他们抱有警戒心,因此他现在看起来也很随意。
今年很兴蓝格子毛衣外接一个衬衫领和袖口的假两件,他也这么穿。裤子是万能好搭的黑色毛呢裤,虽然不太怕冷,但是为了气氛,他腿上也盖着一条。
穗信看他斜靠在椅子上漫不经心的捻着笔,听人讲话才随手在本子上记两笔的样子,满口无言,只觉得他现在推眼镜的动作看起来要比在他自己在家时更有家居感。
听完她简短的开场发言,坐在对面椅子上的人不以为然,头还低着,也许是在看自己的指甲或她的病历。
“于是,你得了什么病?”
“这是你要回答的问题,医生。”
“那么……”他留了一个停顿,视线透过有些滑落的黑框眼镜镜片与她对视。在对方心虚的别开目光时,脸上终于挂起了某种意义不明的笑,又接着询问:“你需要我回答吗?”
于是那个人就只好老实的摇头了。
他摊开手,示意她继续。
“医生,我以为自己是中意你的。”
“嗯,然后呢?”
穗信踌躇起来,膝盖上的两只手拢到一起,右手大拇指磕着左手食指的指甲,犹豫不决。
医生拿笔敲着椅背,不多不少,正好两声。
在他敲到第三声之前,穗信识趣的开口了。
“可是我在面对公司后辈或者前辈的示好时不仅没有主动避开,并且还觉得享受这种特殊照顾十分愉快……只要对方人不错的话,我甚至有想过跟他结婚也可以。”
这次迎来的是略长的沉默。
沉默过后,穗信看见他动笔在病历本上写了什么。
“所以你觉得自己该是什么病?”他说道。
“大概……是花心病吧,如果有的话。”
把话说出来会轻松很多,穗信总算松了一口气,坦然的在自己坐的藤椅上直了直腰。
她的老熟人真木医生用左手推了推自己实际上没有度数的眼镜,随后终于抬起头看她,似乎是在疑惑自己这位同学是不是十几年如一日的脑子少根筋。
“你需要什么治疗效果?”
她向来不大擅长兜圈子,直言不讳的说需要让自己安心接受后辈的好意,说到一半又开始不满起来,抱怨自己说老半天了不见他给点什么建议,好歹同学一场不要这么惜字如金——心理咨询按小时收费。
“我的工作就是听你说,如果你需要我给出建议,麻烦加一下额外费用。”
“多少?”
“四百八十,算少。”
穗信捏着钱包咬牙切齿的递过了五百元,等着他找回二十再说。
真木医生拉开了旁边的柜子,看也不看的摸索了半天后似乎终于抓到什么,示意她伸手。
“我觉得你的病还是从根本上治愈来的更快。”
“比如说?”
她看着自己伸出去的手要不回来——对面的人攥住了她手腕。
提示的钟声响起,预约好的工作谈话时间结束,接下来是私人时间。
“比如说,”
意中人亲吻她手心,又勾着唇角笑起来,似乎是在说她的小伎俩实在不入法眼。
“我爱你。”


完。

评论(15)
热度(24)
© 幽灵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