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不看,自觉闪避

  幽灵桑  

老人家的浪漫

嗯,我觉得浪漫的事情。
多数是瞎掰的,欢迎自我代入和脑内角色。


初中还是小学那会,还兴磁带,老师要求人手一个录音机,交点钱之后给我们发了英语课本磁带。
我弄丢了磁带,就跟同桌借来听。
然后晚上写作业,听力做到一半,就听到了录音带里传出那个傻逼的声音。
“咳咳,咳咳,听得到吗?”
“家长不在吧?在的话麻烦现在关掉!”
“……不在吧?”
“你有在听吗?”
“有在听那就听着,我最近新学的!”
“I love you!Te amo!君が好きだ!”


高中沉迷搞毛线,因为打的很快又漂亮所以接起了单,替别人的男朋友女朋友打了不少毛衣、帽子、围巾。
相熟的男孩子常常来帮忙抻毛线,有时候抻不好搞得一团乱,收拾收拾,相视一笑。
“我也跟你买一条吧。”
“好啊,你要送给谁?”
“给我自己的,麻烦帮我在内面标注喜欢的女孩子的名字,方便我偷着乐。”
“行,谁的名字?”
“就你。”

圆气球其实有一种双层的类型,外面是带有什么图案的半透明或透明一层,里面是各种颜色的普通气球。
以前一直觉得这种相当豪华。
后来学校搞什么活动,弄了一大堆这种气球来放飞。
我和他两个人作为班级委员捧着活动要用的东西——全装在两纸箱里路过操场,刚好他们开始放。
“喂喂,我记得你好像很喜欢那一种是吧?”
“嗯。”
旁边的人当机立断就把纸箱放地上一个百米冲刺加起跳,用已经搭好的文艺表演舞台作跳板成功把末尾一个飞得慢的气球抓了下来,简直是神。
“送你了!”
“你有毛病啊,之后去拿没打气不是更好!?”
“你难道不觉得这样比较帅?”
好好好,讲道理很帅的。

高三那会壮着胆子去跟喜欢的男孩子交换批改习题,每天都认真学习,认真写注解。
如果对方批注加了一句“答得很好”能高兴老半天。
毕业了,都考上喜欢的大学,天南地北,还是时常联系。
放假在回家前偷偷约好了在车站见一面,然后下了公交地铁一路通着电话,提着行李。
“好——就是那里,定,左转,走三步,右拐,停!”
我走过去一拍他的后背,他回过头一副故作惊讶的样子说:“好巧啊你也在。”
车站周围无数人都像假的,成为唯心主义者的世界背景板。


以前也兴过游戏卡带,每天下课后一群人偷偷摸摸在厕所、小树林等等地方像黑市交易一样交换或出租着游戏卡带。
我带上了全副身家,去跟小伙伴里最豪的男孩子谈判。
最后用“永久同桌权”换到了五毛钱租两盘卡带这种白菜福利。




评论(6)
热度(13)
© 幽灵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