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不看,自觉闪避

  幽灵桑  

御神宫杯少年组拉丁赛

两个中二病解说的深夜娱乐。
你好,这里是古都电视台,NLK电视台 @雁迹
之前脑的舞者设定,乙女向操作瞎几把解说和乱七八糟的比赛流程,和正规没有关系请注意。
之后可能会涉及的地名都是我瞎编的,如有重名是我偷懒。


——————————放送开始——————————
「咳咳,咳咳,测试,测试。」
「好的没有问题了。」
『各位观众朋友们大家好。』
「这里是古都电视台和——」
『NLK电视台的记者。』
「为大家带来的本届“御神宫”杯国标舞全国大赛实况转播!」
「本场是少年组决赛,出赛组合一共有四组八位选手。」
『那么现在现场的气氛可以说是十分热烈,在比赛正式开始之前,先由我们来为大家介绍本次出赛的选手。』
「首先是本届的夺冠热门,真木选手与加贺选手的“王冠组”,事实上他们已经蝉联了三届少年组摩登和拉丁大赛的冠军,可以说是前情一片大好了。」
『同样备受瞩目的实力组合,森岛选手与伊势谷选手的“魔王魔女组”,同样拥有过硬的实力,出道战夺冠便吸引了不少关注,到底这次能不能够战胜“王冠组”得到冠军呢,也是非常值得期待。』
「另外两组分别是有栖选手和川上选手,以及秋草选手跟田中选手的组合,今年也许会有变成黑马的机会!」
『果然今年战局的焦点还是集中在王冠组和魔王魔女组两大豪强组合,近三年的比赛都是以王冠组的胜利作为结果。而今年将是两对组合在少年组的最后一战,森岛选手和伊势谷选手也是干劲满满吧,真是让人忍不住想催促比赛开始了。』
「好的废话不多说,让我们看向第一场!」
「开场是伦巴啊,这在往年很少见呢。」
「看来今年主办方有了新的想法。」
『是个温和的开始呢。』
『但是果然,少年组的最后一战两组都是战意满满。』
『走步一如既往的完美,真是赏心悦目。』
「说到伦巴,那果然最重要的就是爱情表现了吧。」
『但是对于少年组的选手来说,这一方面向来都是不太足够的。』
『两组相比成年组的选手虽然还是有一定差距,却已经足够拔高出同组的水平了呢。』
「哈哈哈,除去技巧的话,阅历不足的困扰就只好交给时间解决了,四组这场的表现都中规中矩啊。」
「哎?第二场就是斗牛吗?」
『从上场来看各组的状态都还不错,斗牛是魔王魔女组的强项之一,战况真是激烈啊。』
『王冠组也是状态绝佳,似乎不打算让魔王魔女组在强项上拉出太多分数。』
「看来今年胜利女神是比较青睐森岛选手这边,这有点不妙啊鱼记者!」
「我压了王冠组半个月工资!」
『我今年还是押在了魔王魔女组啊,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不得不提起心看的比赛啊。』
「我懂的我懂的,连续三年血本无归还在坚持,您也是很辛苦啊鱼记者。」
「咳咳就此打住,在全国人民面前说这个可是很容易一不小心变成放送事故的,我古都电视台是正经电视台。」
『魔王魔女组在斗牛上看来并不能讨到太多便宜,尤记者也要对“连胜四年”这样,除了国王组以来再未实现的事情抱有信心啊。』
『以免各位观众的误会,NLK电视台是一个严肃的电视台。』
『那么下一场是什么项目呢,斗牛消耗的体力是否会对各位选手造成影响呢?』
「哦哦,下一场是探戈呢。」
「这一届的主办方……」
『尤记者,你,没看错吧?』
「哎呀,放松事故了!」
「快快快山田你拿错稿子给我了!!」
『看来尤记者是已经等不及想要知道今年摩登侧的结果了呢,同样值得期待的岛野选手与神奈川选手的杂技组比赛。』
『也同样会由NLK电视台放送,届时也欢迎观众朋友们的观看。』
「哈哈哈,杂技组每一年的比赛都非常有看点啊,我是他们在推特千千万万的粉丝一员。」
「那么让我们把视线转回会场。」
『虽然上一场是斗牛,但各位选手的状态看起来未受到影响。』
『这届的选手平均水平实在是前所未有,作为解说员都忍不住兴奋起来了。』
「说到桑巴的话,似乎不怎么了解的观众对它的印象都是来自巴西狂欢节吧。」
「激昂的音乐和身着盛装的女舞者大概算是大家对它的固有印象了,但实际上国标舞里的桑巴和它虽然属于一个舞种,但还是有一定区别的。」
『虽然有一定区别但是都给人以热情洋溢的印象呢,也许也是大多数人对拉丁的感官印象了。』
「拉丁是很热情的舞蹈侧嘛!」
「桑巴这里就能看出舞者们平时的基础训练强度了,选手们都相当勤奋啊。」
『天赋与努力并重,作为一个观众不得不感谢他们的努力啊。』
「好的,这一场的结果发表了——鱼记者,胜负几率五五开。」
『剩下来的两项各是王冠组和魔王魔女组的强项,主办方会不会也有两组的粉丝呢?』
『这样的展开真是扣人心弦啊。』
「按我们现在这种网民的看法来说,这届主办方还真是充满了恶意。」
「鱼记者你应该还记得当年魔王魔女组的首战胜利吧?」
『那是当然,我是伊势谷选手的铁杆粉丝啊,出道的那战胜利十分漂亮。』
『这场伊势谷选手的情绪高涨,我依然相信她会拿下少年组最后这场比赛。』
「这届无论是哪组的胜利,都是踩在对方最擅长的项目上获胜呢,这个编排真是越来越令人期待了!」
「下一场是牛仔,这里开始进入自选曲目部分。」
「牛仔是森岛选手和伊势谷选手的长项了吧?」
『是啊,往年在这一项上能拉出不错的分数差,今年我个人也很期待森岛选手和伊势谷选手的牛仔舞。』
「好的,真木选手和加贺选手的自选曲目已经拿到结果了,是《Hit The Road Jack》。」
「呕吼,今年不走稳健路线打算博一把了呢。」
「哎哎!?失职了!失职了!我居然到现在才发现加贺选手去染了金发!」
『大胆的选择呢,是不是打算在牛仔这一项上一反前态,超越森岛选手和伊势谷选手呢。』
「真木选手看起来胜券在握啊。」
『但是仔细一看魔王魔女组也!!演出服是不常使用的颜色呢!!』
「哎!!」
『哦哦哦?!!两组选手居然!』
「『同样的配色!』」
「这是要抬杠到底的意思对吧鱼记者!!」
『大概就是了吧尤记者!!我现在心情十分的激动了!!』
「森岛选手和伊势谷选手的自选曲结果也出来了!」
『光是对视都有示威的味道,两组选手都抱着前所未有的战意啊。』
「啊咧……《Happy》?魔王魔女组今年有点用意不明啊,我还以为会是更激烈一点?」
『在强项上放弃了一直稳健的风格呢……』
『是否是打算将大头赌在仅剩的项目,也是王冠组的强项恰恰上压过去呢?』
『呀这样的胆量,能在少年组欣赏到这么高水平的比赛实在是幸运。』
「嗯……嗅到了阴谋的味道,我开始为真木选手担心了。」
「真木选手看起来也是十分一头雾水,但是我个人作为真木选手和加贺选手的粉丝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
「我坚信王冠组一定能成为第一个蝉联少年组双冠王四年的组合!」
『作为魔王魔女组的粉丝这时不得不体现自我修养了,已经被压制了三年,如此大胆的举动想必就是胜利的预告。』
『果然,虽然恶魔们的选曲不太一般,但这局双方的碰撞仍然很激烈呢。』
「真木选手和加贺选手真是努力了呢,早年在这个项目上的缺陷我基本没有看到。」
『森岛选手和伊势谷选手势头也保持得很好,但鉴于真木选手和加贺选手的活跃,今年的牛仔分数差距应该不会大了。』
「本场结束后,果然就是决胜局了吧!」
「靠恰恰定胜负,这届的主办方真是非常有想法啊。」
「现在的分数势头又到五五开了,鱼记者你怎么看?」
『是啊,真木选手和加贺选手王冠组的实力仍然不容小觑,但我想应该可以期待魔王魔女组今年的安排了,逐渐白热化的战局不断拔高观众的期待啊。』
『哦,牛仔的结果也出来了呢。』
『真木选手和加贺选手不出意料,这是历年来王冠组牛仔分数的新纪录了吧。』
「打破了自己的最高记录可是人生一大喜事。」
『这次王冠组在牛仔上花的心思可见一斑。』
「我现在相信胜利女神还没有决定好要向谁微笑了,她也许看的正高兴。」
「好的,现在是中场休息时间,让我们去采访一下选手们吧!」
『只剩下一轮恰恰战况仍然激烈,想必各位选手情绪也正高涨吧。』
「有了有了,前面的是真木选——停,等一等,大家安静一下(伸手拦住)。」
「摄影机,镜头!(小声)」
『加贺选手的状态和刚才差别很大呢(压低声音)。』
「是这样的了鱼记者,我作为王冠组的粉丝也时常在感慨。(小声bb)。」
『每次看到这样的光景都会让人担心王冠组的下一场比赛…(感叹)。』
「但是加贺选手一上场之后,又让我觉得担心她的粉丝果然还是想太多了。(无奈)」
「哈哈哈,真木选手这个安慰毫无诚意啊,看来是非常习惯了。(憋笑)」
『但是看起来加贺选手很受用啊,该说他们不愧是搭档吗,哈哈哈哈(欣慰)。』
「好的,让我们静悄悄的离开吧!(打手势)」
『(跟着退出休息室)』
「鱼记者,你现在看起来非常激动哦。」
『(挥手示意方向)刚才没有在休息室的森岛选手和伊势谷选手正在那边,咳。保持对采访对象的热情是职业的基本。』
「呕吼——」
『森岛选手和伊势谷选手的氛围一如既往的好呢——』
「哎呀哎呀,鱼记者你是不是吃下了什么不得了的cp组?」
『一般来说搭档的cp组很常见吧,舞蹈可是倾注感情的运动啊。』
『外形和性格,技术,还有多年的默契,实在是让人欲罢………咳咳咳。』
『选手们正在做赛前的交流,我们也不便继续打扰了。』
「等一等等一等,节目组到的时候伊势谷选手正拽着森岛选手的领口——」
「满足一下观众的好奇心再走不迟啊!」
「大家安静一下。(打噤声手势)」
『真是好奇下一场恰恰两位打算采取的策略啊(小声)。』
「让我们听听两位选手的谈话吧!(小声)」
“森岛,你觉得胜算是多少?”
「有了有了,是伊势谷选手的声音。(小声)」
“嗯,但是没有不赢这个选项吧?”
『森岛选手和伊势谷选手每次一开口或者动作就完全和脸很不搭了呢…(小声。』
「大概这就是所谓开口跪了吧。(小声)」
“说的也是,不过要是失败了的话——”
「啊,伊势谷选手放开他了。(小声)」
“我们干脆拆伙怎么样啊森岛。”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差点吃了话筒)。」
『伊势谷选手……不愧是能和那个森岛选手搭档的女人……(兴奋)。』
「鱼记者!鱼记者!放送事故了!!(小声)」
“好啊。”
『这……尤记者,你半个月的工资…(推推她的肩膀)。』
「我的天哪,原来鱼记者你是这样的记者!(推回去)。」
「总……总之我们快去采访其他选手吧!(轻手轻脚的离开)。」
『看来今年要赢回本啊(小声)。』
『魔王魔女组气势满满,似乎胜券在握,接下来的比赛会如何呢,真是让人按耐不住。』
「这里是古都电视台,广告之后为您继续跟进!」
『欢迎回来,这里是NLK电视台为您放送。』
『呀终于到了最后一轮。』
「这次两组夺冠热门的自选曲目结果,我们已经提前拿到了哦!」
『是真木选手和加贺选手的强项,但王冠组在牛仔上明显表现不俗,那么这次恰恰的选曲会是什么呢?』
「首先出场的是王冠组,自选曲目为:《lets get loud》。」
「哦呀哦呀,可以说是非常经典的恰恰舞曲目了!」
『果然还是在强项上选择稳中求胜吗,非常适合两位的一曲呢。』
「看来是对自己的拿手项目十分有自信啊真木选手。」
『王冠组两位都是非常有自信的人呢,台上的气势很足,这场也毫无疑问是高分了吧。』
「嗯——鱼记者,我在想真木选手今天是不是遇到什么好事情了。」
「他们组舞蹈编排还是这个风格没错,但是感觉真木选手今天的情绪异常高扬啊。」
「以我多年的粉丝滤镜来看,他上一次这个状态应该是在第一次参加比赛发现加贺选手台上台下差距大的时候。难道说刚刚休息时间结束之后发生了什么之类的?」
『尤记者你这么一说好像确实是有点,真木选手是一直都很稳定的选手。』
『等到比赛结束后我们再去采访一下真木选手吧。』
「看来后续报道的材料也有了呢鱼记者!」
「接下来就是魔王魔女组的曲目了。」
「真是令人怀念,我播报的第一场比赛就是那次吧!不知道当年选择了《魔王》作为出道战曲目的森岛选手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呢!」
『这次森岛选手和伊势谷选手的选曲是……《S&M》。』
「等等等等等等!?」
『不知怎么评价但的确是非常适合的一曲呢……让我感到疑惑的是——』
『据我的粉丝滤镜观察,两位应该,都是抖S才对啊。尤记者你怎么看?』
「这就非常有意思了,两边都是抖S就很有斗争性,也就是说打算靠激烈的情感表现取胜啊。」
『实在是非常有看点的一曲!』
「开始了开始了!」
『同样选择红黑配色的魔王魔女组,一开场气势就非常的好呢。』
「用勾下巴这个小动作开场吗?相当大胆啊。」
『完美的活用了两位本身自带的反差感,想来也是用心很多了。』
「不妙,我感觉自己的半个月工资会完啊鱼记者。」
「这可以说是我今年看过最狂气的场次,跳恰恰还有这种操作的!」
『我感觉到三年来回本的曙光!这个动作的编排,森岛选手和伊势谷选手的演绎真是太漂亮了!!』
「厉害了,抖S的恋爱表现是这种感觉吗!?这么激烈的??」
『两位的气势几乎能够掀翻屋顶啊!!』
『这首歌能够让两位选手发挥到这个程度,想必也是本色出演了!』
「这个一边后退一边勾手指的动作真是丧心病狂!」
「鱼记者,扶我一下,我恐怕要跟你吃一个cp了。」
『伊势谷选手……伊势谷选手摄人心魄啊,尤记者,我们只好互相搀扶。』
『魔王魔女太好了,说句私心的话我希望他们赶快结婚。』
「请快去结婚快去互相伤害!(问题发言)。」
「咳咳,咳咳,冷静一下,鱼记者,全国人民看着呢,我们古都电视台是正经电视台。」
『是,是,选手的舞蹈精彩至此,恐怕各位观众朋友们也正着迷吧。』
『我们有幸,能够与各位观众一起目睹这样可能不会再有下次的演出。』
『少年组的最后一战尚且如此,我觉得往后他们的时代一定也是辉煌无比。』
「是啊,鱼记者。」
「而且同代内能有宿敌实在是人生一大幸事,以后也能有更超越自我的进步吧!」
『这场表演带来的震撼也会令评委倾倒吧,感叹的同时,我们也在见证他们的竞争和碰撞。』
「真是热血与骄傲的青春啊,令人羡慕。那么,请期待稍后的比赛结果。」
『翘首以盼许久的结果统计结束了!』
「哎——鱼记者,在最后结果发表前,我要说刚刚在镜头照向观众席的时候好像看到了一个人。」
『什么?尤记者我没注意。』
「哎呀?那还真是遗憾。不过看来我们明年能在业余成人组看到更精彩的比赛了啊鱼记者。」
「那位的表情让我确信这件事。」
『哦?这么说来,是那位?那可真是令人期待。』
『那么今年摘得桂冠的,到底是已经蝉联三届冠军的王冠组——真木选手和加贺选手呢,还是出乎意料一首恰恰震撼全场的魔王魔女组——森岛选手和伊势谷选手呢!』
「刚刚,本届“御神宫”杯的优胜者已经被决出了!」
「获胜者是——森岛选手和伊势谷选手!」
『森岛选手,伊势谷选手,真木选手,加贺选手少年组的最后一场,实在是精彩至极!』
『恭喜森岛选手和伊势谷选手!』
「请观众们为他们的努力和决心献上掌声!」
「同时也请不要忘记其他选手付出的努力,让我们明年再见!」
『谢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我们明年再见!』
——————————放送结束——————————

大概会尝试瞎几把扯其他的几场比赛。

评论
热度(6)
© 幽灵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