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不看,自觉闪避

  幽灵桑  

纯情

瞎写。
大概是改自我好几年前上学时候遇到的一个路人男孩子的事情,挺可爱的。
大概我时常遇到好人。
关于一见钟情。

「我了不了解他其实根本不重要,“爱”这种感情最开始就是因为不了解才产生的。说不定等到了解了,我就会退缩,会失去野心和对他的憧憬,所以在成为胆小鬼之前,我要学会做一个勇士。
至于我爱的是自己的幻想还是他的真实啊——这跟你有关系吗?」


故事开始于某年某月某日,午后十六时二十八分。
在那半个小时前,我正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站在中心车站的长途车等候区边缘。
正值返程高峰期,车站设置的那几排座椅上自然满满当当的全都是人。
我犯不着去自讨没趣,干脆站在检票口附件的铁栏杆旁刷起了手机。
白色耳机线在手上饶了几圈,看起来就像什么奇怪的手链,我循环听着最近喜欢的一个组合唱的歌,脸上是愉快的表情,脚尖在地上乱点,打着拍子。
一开始感觉到有人拍我肩膀的时候,我当然是很不耐烦的,并不搭理。
耳机隔绝了一切声响,我听不到身后不远处传来的哄笑声。
但是那个人并没有放弃——还好没有。
他绕到我面前,伸出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视线被吸引,我摘下了一只耳机看向他。
面前比我高半个头的少年有着柔和的眉眼,鼻梁上架了一副黑色细框眼镜,看起来十分文雅。见我终于搭理人之后,他腼腆的笑了起来。
“打扰了,虽然我这样说可能有点多管闲事,但是同学你的鞋带开的有点严重,如果等下直接走可能会跟行李一起摔倒。”
虽然这听起来像是什么低级又古老的把戏,但是良好的第一印象使我决定相信这个少年,我挪开手,尝试着低下了头——映入眼帘的是我已经散开到不成样子灰色鞋带。
我急忙抬头看了看他,又看了一眼鞋带,开始感到羞赫了。
“谢谢……不过我现在不太方便绑,放着不管也没关系的。”
他的视线在我的脸上和手上转了一圈,随后十分自然的弯腰蹲下,将散落的鞋带捋好后趁手打了一个结。
结是蝴蝶结,意外打的很漂亮。
只有那一点点的时间,世界的一切好像变得很慢很慢。
人群的喧嚣,室内消毒水的味道,温度不算舒适的空调。
我盯着他头顶的发旋,居然说不出什么话来。
“这样就好了。”
“……谢谢。”
他点点头,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小团体中去。
我还是举着手机,视线却情不自禁的开始往他的方向飘去。
短发,有点卷曲,大概摸起来是会比较软的手感。
左眼眼尾有一颗痣,笑起来应该会好看。
腰背总是不自觉的挺直,而且习惯性会伸直脖子,大概有在练习什么运动项目。
真好啊……这个人。
我说不出他具体哪里好,但是会为了陌生女孩子,像求婚一样单膝跪地帮她绑鞋带的人——就算是因为打赌输了这种理由,我也还是觉得他真好啊。
他的同伴发现我在看他,闹着小小的起了下哄,我对上他的视线,知道脸红,故作镇定的刷起了手机。
眼角余光窥见他小弧度的朝我挥了挥手,我执拗的不再看他,却也沉默的点点头,心里像开出了一朵花。
投进检票口玻璃门的阳光角度正好,空气里的尘埃按照奇妙的轨迹移动着,透过三折玻璃门的阳光在我脚边的映下一道笔直的彩虹。
我今天的头发有没有梳好?衣服够漂亮吗?他会觉得能自己一个人提起所有行李的女孩子不够可爱吗?
耳机里的曲子放到了“奇迹会发生也不一定”。
我在想自己算是恋爱了吗?
还不知道他的名字,不了解他的性格,不知道他对我的想法——恋爱了吗?
车站广播响起,有两个地方的车已经到了站点。
一南一北,我和他。
乘客们迅速在检票口排好了队,出自于他同伴的好意,那个人就站在我面前。
我想再看看他的眼睛,想知道他的名字,但是我还在犹豫,疑心自己的思考是否正确。
还是没能问出口。
在即将上车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了他的声音。
回过头,发现他也是那边最后一个才上车的人。
“今天很可爱哦,没有哪里不好。”
“唉!?”
“你好像很想问我的样子,所以在说再见前要告诉你——那,一路顺利。”
还是那个有些腼腆的笑容,他说完,转身上了车。
我猜我的表情一定很傻吧。
走过一排排已经坐满了人的座位,我在大巴车最后有窗的那个位置坐下。
刚巧,和也是坐最后一位的他同时拉开窗格。
“再,再见!”
“嗯,再见。”
大巴车缓缓启动,载着我离他越来越远。
我坐在座位上打开手机看了看时间。
现在是某年某月某日,午后十六时二十八分,他途径我的人生。
我恋爱了。


完。

评论(6)
热度(13)
© 幽灵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