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不看,自觉闪避

  幽灵桑  

还是会

瞎写一点流水账。
最近喜欢胃疼的恋爱故事。
标题是我码字时的bgm,虽然是这么甜的歌。

「她偶尔矫情起来,问我到底有没有心这种东西,我想了想,觉得没有。」

“闭上眼。”

“怎么,怕我看你啊?”

“对,见不得。”

闻言,那个人放肆嘲笑了他的胆量,又顺从的闭上眼。

前夜过去,他裸着上身坐在床边抽烟。

窗外路灯的光透过窗帘照进小房间,橙黄色,充满了回忆感,温暖却没有温度。

他的眼睛比较特别,在夜里看的比白天清楚,实际上是病的一种。那个人某天注意到它在灯光下居然是一种很沉的绿色,便调侃他,说像猫的眼睛。

年轻男人慢条斯理的抽着烟,又朝她呼了一口气,等她没好气的醒来,讪笑着道了个极没有诚意的歉。

“又吵醒我做什么?”

“嗯……谈谈?”

她扯扯被子也坐起来,打开了床边的灯。

“你这会倒是胆子挺大。”

“还好还好,我还是有怕的东西的。”

睡眼惺忪的女人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随后撑着脸用一种揶揄的眼神打量了他一会。

“除了怕死,你还怕什么?”

他笑着摇头,趁手掐了烟。

空气里满是烟草味。

“说过了,怕你的眼睛,”他顿了顿,看见那只倒在橙黄色灯光里的拖鞋,又接着说:“也怕天亮。”

她也笑起来,身体一偏,靠在他肩膀上。

他低头亲吻了恋人头发上小小的发旋,将脸埋在她发间,不再言语。

被搂住的年轻女人看着空气里流动的尘埃出神,眼前如同将死之人一般掠过了无数幻影。

先想起他们认识的倒很早。

同一栋楼同一家医院出生,生下来就认识。

小时候都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人,长大了,坏事却开始不常做。

倒不是学了乖,只是因为学会在心里做一些出格的事情,而不是动手做,因为越长大越怕受罚。

这些恶行的可操作性越高,他们就越得意,被自己的手法所感动后,便开始了新一轮的事件架构,周而复始。

庸庸碌碌未尝不可,然而命运都是讲求转折的东西。正如京极堂所言,多数人距离杀人者,其实只差一个偶遇。

虽然他们最终从事的职业与杀人这一事扯不上什么必要联系,但是——将脑海中完美的手法兑现,这对她而言是会像吸毒一样上瘾的事情。

于是,美丽的日常远去,同党也远去。

同行是冤家,不斗个不死不休怎么能对得起自己?

她喜欢他胜利时的洋洋得意,也爱他挫败时的怒不可竭。

熟人反目就是这点好,他干的破事,猛的一看还以为是她的手笔,栽赃倒是很开心。知根知底碰到一起,隔着老远打擂台也像是在漆黑的走廊里追着对方的衣角打斗。虽然挺遗憾,他总是更胜一筹——猫的眼睛,在暗的地方总比她这个“人”看得清楚些。

三个小时前,象征着人生已经快要过到二分之一的二十八岁生日结束的钟声敲响,她眼前的幻境里掠过了一个与现在常规恋爱故事场景相似的画面。

“哎,我们高中的时候是不是说要去海边来着?”

“好像是?”

他歪着头想了会,终于想起来确有其事,突然就站起来扒拉了衣服往自己身上套,趁手又把她的裙子丢给她。

窗帘拉开,路灯的光顷刻打在他身上,居然有了一种朝阳已至的感觉。

他用遥控按响了停在旅馆楼下的车,转过身随手扣好扣子,脚下踏了一个华丽的华尔兹步之后——又倒在她身上。

“那现在去吧,公主殿下。”

油嘴滑舌的功力还是不减当年,“公主殿下”笑着把他推开了。

半夜近凌晨的道路空无一人,他不怕死的将油门踩到了底,一路闯过无数红绿灯。

所幸这不是警匪片,否则这难得的一晚上就得有个糟糕的结尾。

到海边的时候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海面上升腾着水汽,烟雾朦胧,别有一番美态。

现在这个时间海边只有一家老夫妇经营的小店开着,他们去随便买了两支弹珠汽水在海滩上散步。

粗砾的沙子磨着脚心,却并不会令人懊恼。

她看他手脚慌乱的试图把那支弹珠汽水弄开,就是不帮忙,自己喝的高兴,欺负他没喝过。

“啊!!烦死了!等等,我去那边让店长帮忙。”

“嗯。”

太阳已经升起,海平线上一片艳丽之色。

朝阳的光将他的头发挑染成了赤金,她站在原地看他跑远,觉得这个场景看起来有油画的质感。

离开前到店里的时候,店主老爷爷给了她一支已经开好的弹珠汽水,说是之前走的客人拜托的。

“小姑娘,男朋友丢下你走了,不生气啊?”

“他要是不走,我还可能宰了他哩。”

“哈哈哈,现在的年轻人啊。”

哪里,她从不开玩笑。


完。

评论
热度(6)
© 幽灵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