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不看,自觉闪避

  幽灵桑  

我想看他们跳舞

瞎几把想,乙女向操作。
我,就是,很想看跳舞(つД`)
跳舞王又没更新!
又不会画画文字表现力也不够真是夜半翻滚啊。
我脑补完了,爽完了,并不会写,因为写不出【笑容渐渐消失.jpg】


三好
小时候,父母给他报了很多特长班,国标舞其实只是其中一个。
然后因为这孩子跳的好,老师就试探性的问要不要参加比赛试试啊?
自认老子天下第一的真木完全不虚,和老师推荐的加贺组了队。
原本看加贺这人这么怂还有点残念,不知道老师推荐他们到底是觉得哪里好。
但是一上场,感觉就变得完全不一样,那种超令人不爽的眼神,三好看看就知道又是一个自觉“老子天下第一”的家伙。
于是仙风道骨,嗨到入土。
但是这两个人完全没有整体感,引导与跟随乱七八糟,最后输给了森岛组。
虽然知道了搭档是个有意思的家伙值得高兴,但是输掉比赛就很气啊!
这孩子跑去厕所生闷气,刚好遇到了路过的会馆扫地大爷。
大爷姓结城,三好小同学就谜一样的接上了这位大佬的脑电波,听懂了他非常意识流的关键词指导和安利,就这样开始了前途一片光明的国标舞者生涯。
虽然搭档下台就怂,弱鸡的老问他刚刚有没有表现好,不夸奖两句不闭嘴,活的像个精神分裂。
还有练习的时候表情总是不到位(表情计入分数),显得他像个傻逼。

波多野
岛野君年少成名。
从小就在各种比赛转,又努力又有天赋,老天爷赏饭吃。
虽然有高个子摩登矮个子拉丁的说法,但是他非常不服气的走了摩登侧,就是这么自信!
搭档是他的迷妹,而且是狂信徒粉的类型,天天沉迷给爱豆打call,爱豆说什么就是什么,她努力跟随,完全没有自己意见。
这当然不行,太影响情绪表达了! 虽然大部分比赛还是会赢,但是遇到同段位的组合就会出现先天不足的劣势,目前正在努力消除搭档的粉丝滤镜。


实井
和真木同班,从小就开始学习,早前并没有特别喜欢这个,后来舞蹈教室老师的女儿想找舞伴,贱兮兮的就问他有没有很不爽真木同学啊?好的我知道你有不用反驳!给你机会!
第一次比赛胜利之后就开始上脑了,踩着别人擅长的项目赢真刺激!
少年拉着搭档的手就走向了不归路(bushi)。


福本
很小的时候,草薙围观附件的老年人活动中心看他们跳舞,觉得国标舞真是一个悠闲的运动。
直到入坑后,他才知道了人间真实——那种悠闲的动作属于维也纳华尔兹,仅仅是国标舞项目的一种而已。
和搭档相遇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因为老师要求双人练习的时候把最高的两个人分到了一起。
现在的日常是在看搭档纠结是控制体脂率重要,还是吃饭重要。

田崎
半路出家,兴趣使然。
非常操蛋的是无论在哪都有这种人,有些人辛苦训练十几年还是菜,有些人只花了几年时间就能追上步伐并且开始超越了。
一切开始于某天他在路上,看到了被人丢掉的猫,觉得可怜但是自己家里养鸽子的不能养,于是主动把这消息透露给了沉迷撸猫的同小区同学。
因为她家也禁止宠物就养在了外面,时常两个人偷偷去探望。
同学据说是学跳舞的,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凑活练习一下。
搭上手,意外很喜欢了。

甘利
甘利同志少年组比赛的时候就时常换搭档,虽然别人都看不出什么问题,但是自己心里清楚,组合协调感不足,根本就很烂!家长满意观众满意但是他自己不满意啊!
然后青少年组最后一年比赛的遇到了两个女孩子的组合。看到就会知道,领舞者的那个女孩子真的非常优秀,非常有存在感。
有自信的舞者当然会想和这样的女舞者做搭档了!就算不是搭档,作为对手也超棒的!
比赛完了心潮澎湃的想去跟她打招呼,结果听到那个人说以后不能跳舞了——因为两位女性的正式参赛组合,最高上限只能到青少年组,再往上的成人业余赛和职业都是不合规定的。
这能忍?不能!不能!
虽然刚开始相处的时候很难过,每次比赛都当最后一次跳,但是这样渐渐的,反而变成很有特色的组合了。

评论(8)
热度(15)
© 幽灵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