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不看,自觉闪避

  幽灵桑  

玛丽苏与龙傲天

02.

在消耗完一整瓶血条药水给那群人疗伤之后,马莉苏可怜的初期人力资源才算保了下来。

虽然因为这种对时代而言太过超前的玩意,她直接升级成了邪/教/头子。

但马莉苏显然不会在意这个问题。

哪个皇帝没往自己脸上贴过神仙金啊?

手下嘛,听话就好,蠢一点盲信她有什么问题呢?

心安理得享受了两天教/主待遇的马莉苏,在第三天遇上了一个严肃的问题。

“你说兄弟们不愿意种田?”

那会马莉苏正吃猪油炒野菜吃的不亦乐乎,听见这句话气的她一口吃了三根野菜!

大手一挥,说走就走。

“有话就说吧,我保证你的言论自由。”

陆仁看着身高只到他下巴,气场却有两米八的大王陷入了沉思。

贾乙站在一群没说话的兄弟里,突然感受到了天命。

他大义凛然的站了出来,神情如同古书上千千万万冒死谏上的文臣武将一样庄严。

“大王,我们跟随你是为了吃香喝辣!”

“所以你种地就不能吃香喝辣了?”

“那不是农民才干的事吗!我们是抢那个什么……对,抢别人劳动成果的!不劳而获才是正途啊大王!”

马莉苏愣了一会,随后才想起自己是一伙匪徒的首领,不得不开始感慨世界的本质果然还是屁/股决定脑袋。

但她一向是个十分走心的人,谁不听话那就揍到他听话。

于是事件的后半部分从贾乙吃了她一记泰山升龙霸开始了。

言论自由没毛病,但是那个人最好勇于承担话说出口的后果。

马莉苏只保证他发言时的人身安全。

其他兄弟原本还颇有微词,但在见证马莉苏几个大招下去,半侧山被强行适宜耕种后,终于认识到了凡人和挂逼的差距,纷纷踊跃报名加入了开荒组,剩下些身体比较差的被划进了后勤组。

大山的潜力还是很不错的,这座荒山上的寨子也渐渐富足了起来。

收获的喜悦总算让这些老山贼找回了点当年的感觉。

马莉苏有时就坐在饭厅里看他们喝酒,那些糙汉子一喝高就勾/肩/搭背吹牛逼,讲当年勇。

老鳞子原先就是寨主,对这些人知根知底,数落起来一戳一个准。

什么贾乙那小子当年有个童/养/媳感情可好最后却被他娘卖了啊,李牙因为县官害死了他唯一的儿子杀了人啊,还有秋归娘当了一辈子寡妇最后殉节,兄弟们几年前才发现那个老混蛋早顶了别人的名字去当上门女婿等等等等。

在那种时候,马莉苏看着满屋子的民间疾苦也只能是无奈的叹一口气,在心里感慨两声可怜人罢了。

“现在不怕啦,我老鳞子没本事,我们大王有!以后兄弟们就跟着大王!吃香喝辣!”

“唉,那你可是说错了,我们明明是自己种的地、自己酿的酒、自己剁的辣子!”

“啧,就你贾乙话多,小心大王削你!”

三十有二的中年人说完这段还不忘回头给了马莉苏一个讨好的笑。

马莉苏对他们这种相处氛围很是满意,姿态高傲而酷炫的翘起二郎腿,然后把站在背景墙后面已经半个时辰的几个人叫了出来。

“认识一下,从今天开始,那个刚刚一直逼逼的中年人就是你们左总管了;老鳞子,你也来认识一下,从左到右依次是「赵虎」、「钱罗」、「刘朱」,各个山头的当家,以后是我们部门主任,归你管。”

“这……这是?”

“你们种地的时候我去把他们打了一顿。”

老鳞子没想到一把年纪了还能升职,而且管的还是过去那些把他按在地上摩/擦的大佬,顿时老大一个人眼泪就哗哗的下来了。

马莉苏觉得这种画面太辣眼睛,甩手回房间去找乐子。

部门主任们和老鳞子是老相识,这会也都服气,拍着老兄弟的肩膀一同回忆起了那些被大王痛打的日子。

待续

评论(2)
热度(7)
© 幽灵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