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不看,自觉闪避

  幽灵桑  

花心病

瞎写一点。
要说的话,一个高段位的渣男很有魅力。
嗯,只要不想天长地久的话。
推荐BGM《去你的撩妹即正义》



「你的魅力外放到银河系,最好全世界都被你调戏。」



我的同学身患重症——啊,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他明天就死去。
可惜,他这个病虽然药石无灵,但却不致死,只是令他变得更丧心病狂罢了。
哦,你问到底是什么病?
好的,我跟你说一下学名,就是有点长。
这个病的全名就叫:随心所欲打算在同一个世界线推进所有可攻略对象感情线进展综合症,简称:花心病,又名:劈腿。
我有时不得不承认他真是了不起的人,因为劈腿实际上是一件非常有技术含量的事情,为了维持一个状态所需要付出的东西非常多。
我大略抽取了他去年巅峰时期的数据,一瞬间居然有了一种他受欢迎真是理所当然的感觉。
首先是钱的问题。
谈恋爱需要花钱,无论是节日送礼物还是什么其他的都很需要钱。
他家境不算富裕,零花钱水平普普通通,为了弥补这个缺点,他在做三份兼职。
重点来了。
这三份兼职工资都不算高,但是胜在时间比较宽裕,一个星期至少需要上一天班,他排的时间分别在星期三、星期五和星期天。
他巅峰时期同时正式在交往人数总共是8人,暧昧人数不记。
在约会或者谈话中,他会探查好每一个交往对象的大致活动范围来做安排,以确保他们不会撞上。
工作A在西城区,是他亲戚的餐厅,那一区是两个女孩子的活动范围。
那天是星期三,女友a上午有课,女友b下午有课。
时间错开的很完美,就算突发意外,其中一位翘课刚好碰到一起,他也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慌张。
彬彬有礼的将两位女士引到了一起拼桌后,他用眼神告诉了眼前人他现在工作中不方便表现亲密,然后兢兢业业的离开去给其他客人点单了。
春风十里不如他的演技,啊,坐拥金马奖影帝。
我坐在角落里吃特大份冰淇淋,看他两个女朋友开开心心谈时尚服装化妆品,最后谈到男朋友,她们又说了千好万好,最后发觉挺像的,又一说名字,哦,不一样,还好还好。
没错,那个人和不同人交往还编不同的身份名字和背景。时间线完美,逻辑自洽,证件齐全(他初中的朋友好像走了歪门邪道,没错是做假证的)。人生经历丰富到可以写小说,我赌五毛他会红。
哈?你问那她们听餐厅里的人喊的不是那个名字怎么不怀疑?
简单,因为他提前说过,这个店每个店员都有自己起喜欢的假名,在店里也请叫他的假名——这是真的。
把店里的点单收了一圈之后,他又走到我面前,背着那两位朝我比了个“嘘”,然后自说自话的拿起桌上另一个小勺子挖了我一口冰淇淋。
“没有啊这位小姐,我没有把盐跟糖弄混哦。”
不,实际上我什么也没有说,他就是想吃。
但我要是反驳,他就会打哈哈的说:哎呀,不好意思我搞错了,作为补偿我送您一份新的吧?
然后新一份上来的时候,吃到尾,你会看到杯底有“因为您非常可爱想请您吃点什么所以冒昧了,抱歉啊”一类的字样。
如果惊讶的抬头看他,他就朝你笑,因为长得好看,效果加成几乎有百分之四十。
如果你沉默的继续吃,结账的时候他就直截了当的问有没有看到里面的字,无论回答什么,他都会叹一口气,一副可惜的样子。
你如果要问我为什么知道的这么清楚,我会觉得你智商有些偏低。
在经历过这件事之后,我已经完全了解到这个人的段位比我高太多了。
所以我什么也不说,只是吃。
于是他又一副事情解决了的样子,吹个口哨,回头朝那一桌眨了眨眼睛。
可怜见,两个女孩子都以为是对自己。
工作B在城南区,是图书馆的临时管理员。
他上午坐在柜台里,和同样坐在柜台里的女友c谈源氏物语或伊势物语还是别的什么玩意。
隐晦且高雅的调情,就算被人听到也完全没有关系,因为解释为纯文学讨论也没有问题。
下午他起身去整理书架,记好时间和女友d完成“抽开书架上书的时候对面刚好也有人拿走了书”这种缘定三生情节。
然后绅士的过问近况,帮人拿书,趁角落没人,偷偷亲一下人家女孩子的脸颊,在对方害羞的时候笑起来,窗格的光照进眼睛里。
帮女友d挑好书登记完之后,他送她出门,然后又转身上楼,在休息室拿出一个不花哨的牛皮纸袋和女友d刚刚送的手制曲奇。
偷天换日完成之后,他终于戴上了放口袋里一天的黑边眼睛,神情柔顺,文质彬彬,去四楼人少的书架找喜欢在看书的时候吃东西的女友e。
他送完东西下楼的时候看到了我,百无聊赖的心又突然燃起,眼镜一摘卡在白衬衫领口伸手帮我抬书。
我被这个人的搞得神经过敏坐立难安像个傻逼,他自在的用口哨吹小曲。
现实说明他只是谁都撩上一记,我大概不算老几。
工作C在隔壁区,是某间羽毛球教室的陪练。
劈腿多地跑也需要体力,他在这边锻炼,还是有工资的那种。
女友f是新手,时常需要他指导。
距离靠的近,合时宜的情话连篇,又撩别人青春期。
中场休息,他去附件的便利店买水,左右无人,跟正在便利店兼职的女友g来个短暂的亲吻,顺手要个折扣,很不是东西。
下午到晚上的时间就属于最后一位女友h,她是在某个公司上班的姐姐,假日在这边发泄发泄情绪,练习完后,发现他递过来的奶茶里果粒是真现切放进去的感动的一塌糊涂。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希望他明天就死去。
真不想承认女孩子原来就是那么简单能奉献真心的玩意。
非常遗憾,我跟他在外面也只有过几面之缘,然而仅仅如此这个家伙居然也摸清了我的喜好,可以说是非常不可思议了。
出于猎奇心理,我也开始跟他交往,然后看着这个家伙从巅峰时期慢慢变得更丧心病狂了。
他现在的最高同时正式交往人数只有过3个,但是受欢迎程度比以前还要更明显了一个层次。
天天绿帽子的我当然知道是为什么——这个人已经把撩妹即正义和见人就撩的精神泡到入骨了,套路信手拈来。
我知道这个人简直无可救药,不花心会死,但是就目前来说,我还没有跟他分手的打算。
他擦着脖子上的口红印打算等会去应付另一个人,心情愉快的问我为什么。
我说那当然是因为我爱他了!
他“啧啧啧”的摇头,说我就是喜欢看他作,像看跳梁小丑。
说完后,他又圣父一样笑了起来。
“没关系,我爱你啊。”
自愧不如,反正这个段位我是一辈子都追不上了。





完。



评论(21)
热度(49)
© 幽灵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