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不看,自觉闪避

  幽灵桑  

讲些情话

嗯,如标题,就想看看自己讲情话的功力。
也许以后会用到。

翻译
“都说翻译是轻浮的女人,漂亮的不忠实,忠实的不漂亮……不过实际上漂亮又忠实的女人还是有的吧?”
“你想说什么?”
“请给我一份漂亮又忠实的翻译。”
“没有,不存在。”
“请,您想办法。”
“有些外来词汇在我们的语言里是没有对应词的,如果想要译的巧妙,那我只能不忠实。”
“比如说?”
“夏目漱石的「月色真美」译本,你应该有听说过。”
“是的,非常美。”
“原文是「我爱你」,但是漱石认为这样太直白不符合日本人的表达习惯,所以使用了这一个译法,你认为这个忠实吗?”
“嗯……我想大概还是忠实的,漱石先生在这里用了一个巧妙的文法,月亮和喜欢的读音十分相近,使得它有了迂回的韵味,又漂亮又忠实。”
“啧。”
“怎么了。”
“我在想你还真是不解风情的女人啊。”
“噗……怎么说?”
“如果是以日本人的表达方式,我认为这的确是一个绝妙的译法,但是和你说的文字游戏无关。”
“哦?”
(开窗。)
“看得到吗?月亮。”
“嗯,看得到。”
“那么我想你需要理解一件事。这是类似于早春三月见樱,皑皑白雪现梅一样的心境,绮丽、喜悦、心中雀跃。「因为见到美丽的事物便想起了你」,是有这个意思,说起来是非常直白的一种表达。”
“哎呀……”
(笑起来,抖了抖衣摆上的月光。)
“那么,与君共赏。”


比喻
“你还真是喜欢写信。”
“对,因为看你下一次会怎么比喻「我」是非常有趣的事。”
“哦?”
“看信,然后猜测你当时的心情也是很有趣的事情。”
“那我的比喻你看懂了多少不妨说来听听?”
“大部分都懂,有些不懂。”
“比如?”
“高跟鞋?”
“你喜欢的。”
“鸟?”
“我喜欢的。”
“就这么简单啊?”
“你以为?”
“噗……你这人真有趣,我的好奇心和过度解读总是发作,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请保持,我喜欢你的好奇心。”
“就好像喜欢巧克力那样喜欢?”
“不,是喜欢巧克力厂那样的喜欢。”


直白
“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啊?”
“我能举例吗?”
“可以,比如说?”
“嗯……比如说,你。”
“我?”
“对,像是你的话,来表白我会接受哦。”
“请跟我交往。”
“好啊。”
“……唉?”

拆字
“「爱」字若是以「爱情」这个组成词来拆开解释的话,「爫」作为部首姑且不论,这个字就包含有了「冖」和「友」。「冖」这个字现在也多作为部首使用,但是最早的释义是「洞穴」。现今流传的原始人婚礼仪式,就是两个人在洞穴内尝试不出门共同生活三天还是一个月对吧?那么置换今义,可以理解为「房子」或者是其他物质需求,属于必要的仪式用品之一。”
“然后?”
“所以,当「爱」这个字眼宣诛于口时,它实际上就已经包含了外物因素。首先是「友人」的「友情」,加上「冖」物质条件和「爫」外部不可抗力,然后就变成「爱情」了,我想……这大概是一个相当有趣的化学反应过程。”
“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
“请问你现在方便吗?”
“哦,还好。”
“那……我爱你。”


评论(2)
热度(23)
© 幽灵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