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不看,自觉闪避

  幽灵桑  

Lots of love(三)

乙女向,田崎,自主避雷。
傻白甜嘛,别太在意,没错我是来搞笑的。



网恋,面基,见光死。
以上三个词很好的总结了一段漫长恋情的开始和结束,这是今年的流行语之一。
虽说去参加线下聚会有调查数据的任务,碰面只是顺便,但田崎先生活了三十年还真没想过自己也能有这一天——和网友见面后因为印象反差太大被单方面断绝联系。
首先开口调侃他被甩的是策划部神永,那张脸上的谜之笑容仿佛写满了搞事情。
接下来提供了片面之词式证据的是测试部波多野,他当时就在隔壁体验舱检查系统。
于是总务三好作出了以下总结:
田崎在之前的游戏线下聚会见面后被甩,原因是比她捏的角色帅。
公司高层们都挺闲,知道这破事后,室内充满了喜闻乐见的快活空气,可以说是非常有病了。
不管怎么说,工作还是要做的。
“先生,这一期大学到我们部门的实习生可以报到了。”
“啊,知道了。”
门板滑动,高跟鞋声,然后是客套的自我介绍。
田崎先生觉得这声音听起来有点耳熟。
稹岛小姐也觉得这个人看起来有点眼熟。
于是,抬头,一个俯视,一个仰视。
诚小姐尴尬的抽了抽嘴角,田崎先生自觉好笑。
人生何处不相逢?
无法重来的世界是多么的令人讨厌啊!
速溶咖啡喝起来口感还是这么差,稹岛小姐站在《模拟人生》制作会社的天台边思考人生。
她开始后悔了。
从不该给这家公司递简历想到了自己不该把半年的生活费氪进去,转了一折又觉得自己当初就不该信了堂妹的邪去打什么游戏,沉迷什么网络。
啊,不对,也许她就不该参加什么线下聚会,永远不知道真相是多么幸福的事啊!
稹岛小姐觉得自己快尴尬哭了,对方看起来越平和她就越尴尬。
妈卖批她问过什么?觉得男孩子什么部分比较色情??
手里的纸杯一丢,她踢了高跟鞋正想超音速再超光速去见上帝、圣母玛利亚,天照大神还是伊邪那美的时候,身后响起了什么女孩子的声音——是一起来实习却去了总务科的加奈。
“阿诚——一起吃中饭吗——”
因为离得远,而且天台其实有个栏杆,要翻过来很危险,加奈小姐正站在栏杆边朝她的老朋友大喊着。
稹岛小姐被感动了,立马穿上鞋向她跑过去一把抱住没有眼泪的哭卿卿。
“呜哇??”
“加奈,我爱你一辈子,请吃饭的话我立刻和你结婚!”
“醒醒,吃饭了,顺便问一句,我和尤佳你到底想跟谁结婚啊小兔崽子。”
“不要用这种语气说话啊亲爱的,你是西园寺世界吗?”
天台可真是个好地方。
稹岛诚利索的翻了栏杆正打算走,却突兀的听见了一声口哨响。
下意识往声源处看去后,稹岛小姐终于发觉了一件事——楼上茶水间是能看到天台的。
这个天台并不是传统意义的楼顶,是大楼中段的延伸部分,再往上的楼层面积是比底下的楼层要小一半的,属于管理层喝茶打牌关门开会的“特别行政区”。
一阵翅膀扇动声过后,稹岛小姐和一只鸽子开始大眼瞪小眼。
东京的鸽子一向称霸王,朝人讨食吃的时候看起来超凶猛,但是这只看着居然很乖巧,也不知道是变了异,还是它的主人把它养太好了。
楼上茶水间阳台捧着咖啡杯的人朝她招了招手,笑起来好看,也没有恶意。
稹岛诚和鸽子进行了一下心灵之窗的交流,终于发现它脚上还绑有东西了。
「工作还习惯吗?诚小姐看起来不像是会因为工作困难就想跳楼自杀的人啊,大概是在跟朋友开玩笑?不过……抱歉,请问一下,“西园寺世界”是?」
“喂喂……你又不是桂言叶。”
有恶意吗?没有,完全没有。
扎心吗?扎。
跳什么楼!不跳了不跳了!
说出来是因为尴尬跳楼那不更尴尬!
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稹岛小姐决心拿出点和普通吃瓜群众相处的态度来面对这个人生的大坎了,你尊重我我尊重你嘛。
正午的太阳依旧热烈,亮的人睁不开眼睛。
田崎先生喝完了福本友情赞助的咖啡,站在阳台边抬手看了下表,决定如果那个人不回复的话就回去面对文件和结城先生看财务报表的脸了。
鸽子忠实的履行了职责,停在他手边之后啄了啄自己还有点疼的翅膀——妈卖批那姑娘拔了它一根羽毛。
鸽子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再也不给那个人送信。
虽然时常被戏称为鸽性恋,但田崎先生显然还是解读不了鸽子在想什么的,他一如既往地普普通通的拆开了小纸条。
「桂言叶和西园寺世界都是我老婆,翅膀!翅膀!我才不会被柴刀!」
他看懂了没有?当然没有。
田崎先生觉得意义不明,但还怪好笑的。



待续。

评论(4)
热度(18)
© 幽灵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