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不看,自觉闪避

  幽灵桑  

幕外:2

私设二期生,前后可戳空间。
没有一期生的场合就不占tag了。
见到了老前辈,于是交流学习经验。



D机关的教育高明之处,主要体现在了第一期的学员身上。
当时由于条件所限,第一期的八人是居住在九段坂下爱国妇人会总部附近的那栋老旧二层楼房里。
虽然说到底他们都是同一类人,难以对他人产生认同感,但同吃同住的影响力还是可见一斑的,至少他们看起来感情不错。
早年的机关是寺子屋式教育,相当的宽松和自由,夜晚也没有门禁时间。二期生开始,这个机构也相对严格了些,比如说设定了夜晚门禁时间为十点之类的。
但如果是面对个别学生入学一个月后就学会潜逃在外夜不归宿这个情况——他们是不管的,反正结城先生没有要管的意思。
会在意这件事的只有门卫,他总觉得这些混球在挑战他的职业素养。
宫村在午夜十二点再次翻进校舍时,对门卫这种自以为能逮住他们的自信已经见怪不怪了。
没错,这位也是本届的“个别学生”之一。
有别于昭和时期的普遍男性身高,这位青年相当高大,因此要从窗口跳下来有些麻烦。
月光照在他肩头,宫村拎着自己已经被压出了褶子的外套走在校舍二层的廊道中,心情愉快的想着明天是去找真信吃顿饭,还是跟神奈借点钱。
午夜十二点,才是好戏要开场的时候。
他走的时候舞厅还未散场,边听着广播里的时事新闻边跳舞的年轻人们都很有兴致的说一两句,有意思的,没意思的,侃侃而谈的,缄口不言的——哎,都是风华正茂的年纪有什么不让说的呢?
虽然也还是有些话不大推荐当别人面说就是了,指不定第二天就会因为结了什么小仇被人举报上去,白受几天牢狱之灾。
舞厅里跳舞的曲子是很有味道的,宫村相当喜欢。
他吊儿郎当的迈着腿往前走,用口哨吹起了《罗蕾莱》。
食堂的灯还亮着——这不太稀奇。
他的同期也都是些夜猫子,没跑出去罢了,时常会聚在食堂里看书或是打牌。
他路过时透过门上的窗随意的望了一眼——很好,今天十二个人都在。
刚打算直接走过时,宫村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等一等,十二个人?”
他总算想起自己还站在门外了。
食堂里的人在他从窗户翻进来的时候已经知道了他的行动路线,靠在门边的有栖直截了当的拉开门给了他一个膝击。
“真失礼啊大个子。”
不,险险躲开了致命一击的宫村觉得直接开门就残害同僚的小朋友更失礼。
食堂里突然响起了一阵笑声——不太熟,似乎并不是他同期中的任何一位。
宫村往声源处望去 看到了一个叠着腿坐在流理台外抽烟的家伙。
他看起来状态有一点糟糕。虽然衣物和发型都相当齐整,但是脸颊已经有些凹陷了下去,眼眶周围还泛着淡淡的乌青色。不过这个人虽然看起来一副已经几天没睡觉的样子,精神头却还不错。
「拷问。」
宫村笃信自己的判断。
导师平时有略略提到过这一课程,但他们现在都还是初学者,远不到实行拷问训练的时候。既然如此,那眼前这个看起来状态如此糟糕的男人——八成就是任务途中或是任务完成后回来暂作休整的一期生之一了。
他的判断很正确。那个人在跟真信又要了一杯酒后熄灭了手里的烟,同宫村作了简单的自我介绍。
“宫村是吧?刚刚已经听那边的小子提过你了。那么自我介绍一下,我应该算是你们的前辈,称呼嘛……神永就好。”
坐在流理台另一边的中野朝他挥了挥手里的烟。
宫村无奈的耸耸肩,拉开伊野忍对面的椅子坐下了。
“啧啧,这真是令人怀念的脸,三好那个家伙去德国也一年多了,不知道怎么样。哦,说不定已经搞定了哪个金发碧眼的美人然后一边工作一边当人生赢家?说实话吧中野,你有没有兄弟?”
“我想以我年老体衰还丧偶的父亲那点本事,我这个老来子是没有兄弟的,神永先生。”
中野笑起来,唇角的弧度还是一如既往地的令人感到了不快。
他同那位神永先生都有叠着腿坐的习惯,区别只在于一个左腿叠右腿,一个右腿压左腿。
宫村看着流理台两边如此对称的构图,诡异的感到了舒适。
中野到底有没有兄弟这件事,他无从得知。
毕竟机关不会向学员透露除他们自身外任何一个人的信息,大家平时自我介绍和应答时都是根据入学时拿到的材料自行完善的虚构背景作答,因此也难确定中野所说的是否属实。
但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神永作为最早的一期生也深知自己的同僚和这群新手的尿性了。
他不顾形象的靠在椅背上,脚在地上推着,幼稚又无聊的晃起了椅子。
新校舍天花板上的石灰是平整的,看久了那块要脱不脱的墙皮,他现在不习惯——然后转眼又想起毕业前那几天他和田崎甘利还在建筑工地这边帮忙来着,说不定这块天花板就是田崎刷的,他之前负责刷墙。
食堂里吵吵闹闹。
刚刚门口那个小个子似乎又和叫宫村的吵了起来,相当不消停。
他听到一个相当耳熟的声音在一旁时不时用煽动性语言推进着事态进展——是叫中野的那位。
想也知道不是三好,不可能吧。
神永呲的笑出声,然后又牵到了嘴角的伤口,在心里疼得嘇牙咧嘴。
虽然默默抱怨过结城中佐计划的不友好程度,但神永还是敬重他的。敌国防谍机关也就算了,他并没有跟后辈抱怨一下这个老人的打算。
摇晃椅子犯傻时间结束,机会难得,他也想端端前辈的架子。
“嘛,机会难得,我有一个问题想询问你们——没办法啊,抓紧时间吧,也许下一次你们见到的就不是我了。”
神永先生这么一说,众人就或多或少的把视线集中到了他身上。
中野手里的烟已经烧到了尾,他朝神奈的方向招招手,借了包新的——虽然这类东西往往有借不还就是了。
“诸位,想发财吗?”
食堂里静了一瞬,随后响起的是此起彼伏的低笑声——不屑一顾。
神永点了点头。
“钱当然是好东西,只要达到一定的程度和条件,它甚至可以扭转人的意志本身。不过追根究底,金钱这种东西也不过是因为社会发展后必须淘汰「以物换物」时产生的代替品,属于社会的副产物的,一种工具。人类生活需要衣食住行,从而需要以劳动换取钱财来让自己存活或过得更舒适。但是说实在嘛……有些人会为这种劳动的副产品付出过于高昂的代价,变成了被工具使用而不是使用工具,这类庸人随处可见——”
神永的视线从他们每个人的脸上扫过,随后勾起了嘴角。
“你们最好不是。”
沉默片刻后,有人在底下呲笑出声。
“哎呀哎呀……这还真是,被您小看了。”
宫村摇了摇头。
“课程的第一节第一句话就是「情报官员是个划不来的工作」哦——前,辈。”
有栖晃着椅子随手将飞镖掷向了靠在墙边看书的今川。
与其说青年倒不如说看起来更像个少年的今川及时合上书,将飞镖停在了自己的额前,随后面向那个人抬起头,脸上少见的出现了其他表情。
“理所当然。”
神永在秋草跟伊野忍算今川今天除去上课外到底说了几个字时仰头喝完了手里的酒,随后拿起放在手边的外套离开了这个地方。
窗外的乌云已经盖住了一半的月光。
“选人的眼光完全没有变啊,魔王殿下。”
他经过站在门外的老人身边时,如是说道。



待续。

评论(5)
热度(18)
© 幽灵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