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不看,自觉闪避

  幽灵桑  

幕外:1

私设机关二期生们的故事,自主避雷。
幕外大概会比较多,是训练生时期的傻逼日常,幕中是二期学员任务个人主场一共十二期不等。
一期生时不时出现。
考据不严,主要参考物《陆军中野学校》、《抓间谍的人》、《军情五处与军情六处》



人老了,总是爱回忆过去的。
真信在某个暖融融的午后站在院子里给草坪浇水,阳光落在他的发间,能看见一些银亮的光。
他看着天空中飞过的候鸟出神,慢慢的,想起了有些年头的从前。
啊,想起来并没有多光彩,也不是能出来跟别人说的东西。
最开始是一九三九年秋的某个夜晚,十二名同居一室却陌不相识的青年同时醒来时犯的傻。
其中一个人在睁眼发现周围人都跟自己做了同样的事后颇有些意外,但是很快便大笑起来,向同伴做起了自我介绍。
于是由这个家伙开始,十二名年轻人正式开始有了他们人生中的第一场谈话。
那时他们所身处的位置,是在东京中野围町二番地电信队旧址后的一栋新校舍内二层的学生寝室。
更早之前,它是作为军用鸽研究社使用的,在经过修葺后成为了某个特殊部门的学院宿舍。
虽说在一期生时期的条件更艰苦(后辈在参观九段坂课室附件的原宿舍后有感),但是让新晋的少尉们住在这种地方还是相当令人泄气的。
然而经费所限,仅止于此了。
“哎呀哎呀……虽说没有想过要成为军人,但是少尉军服的肩章那种帅气感果然还是少年的浪漫,然而到了这个地方后却又被勒令不许穿军服,啧啧,令人灰心。”
记忆里作出以上发言的是一个长相颇有些倜傥味道的男人。他一把掀开被子起身,然后坐到隔壁床上非常自来熟的用手圈住了上面的矮个子青年,看起来和他一副哥俩好的样子和众人挥了挥手。
“晚上好啊各位——按照这边的规矩,称呼我为宫村就好,横滨人,在来这边之前是个小公司的一般社员,东大出身。”
名为宫村的男人顺手抽掉了少年手里的书,在目的达成后,他又满不在意的顶着那个人阴冷的眼神嬉皮笑脸的开问了。
“小矮子,你叫什么?”
一阵天旋地转,宫村躺在校舍地板上,感受到了秋意的浓烈。
赤脚站在地上的矮个子青年在完成一系列动作后心不在焉的环顾四周,捡起掉落在地上的簿册后才艰难的挤出了两个字——今川。
也许宫村这类人真的欠收拾,他在躺倒后朝着天花板上的吊灯伸出手,唱起了:“啊!我的太阳!”
立马接腔的是之前大笑出声后介绍自己的秋草:
“那就是你!”
放满行军床的室内响起了含有各种微妙意义的笑声。
气氛总算活跃了一点,宫村从地上爬起来,和秋草隔空比了个大拇指。
在真信看来,这两个一直表现太过欢快的人大概就是传说中的伯牙遇子期——相见恨晚了。
于是,从最靠内的宫村开始,众人一一自我介绍。
“有栖,大阪出身,那个叫宫村的,军服是你这种人的少年浪漫,请不要随意代表我。”
“深田。”
“藤原,请多指教。”
“伊野忍,九州人,可以的话希望能允许我之后在窗口摆放盆栽。”
“岛崎,冲绳出身。”
“真信,仙台人,因为母亲以前在做厨房佣人所以非常擅长做菜。”
“水户,水户黄门的水户,福冈出身。”
“神奈,长崎出身,作为你们这些家伙里最年长的人,我觉得自己需要负起责任……”
“中野,京都府出身。趣味嘛……大概是逗老鼠。”
微妙的轻笑声响起。
睡在靠近走廊门一边的青年自称中野。他说到“老鼠”时挑了挑眉,令人十分怀疑是否别有用心。
有栖已经和隔着一张床外的宫村争论起了少年的浪漫。
D机关二期生短暂的培训生涯,在背景分为三方的口舌之争中渐渐拉开帷幕。


待续。

评论(4)
热度(9)
© 幽灵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