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不看,自觉闪避

  幽灵桑  

吃鱼群众

乙女向,自主避雷,福本。【这位真是难倒我了。】
关于「试卷考了三十分还要家长签字,给爸还是给妈?」这个梗。


「被卖了。」
在回到家吃完晚饭我主动刷碗父亲却伸手跟我拿卷子的时候,我脑海里第一时间蹦出了这个句子。
具体是谁卖的我这个问题已经完全不用去考虑,想都不用想,肯定是森岛稚那个热衷找死的家伙。
他如果五十岁找不到人一起下棋,三十岁找不到人结婚我也完全不会惊讶,活该,活该!
虽然被卖了非常气愤是真的,但是我现在就在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愧也是真的。
化学只考了三十分,而且还打算隐瞒不报,这可以说是非常对不起在做大学化学相关方面教授的父亲了。
别人家的孩子在这种情况下也许会开始思考签字该找父亲还是母亲,我却是没有其他选择的——那什么总不能把试卷烧给母亲的牌位,我怕她气的从棺材爬出来。
对对对她就是那种严以律人更严以律己的家伙,不然怎么会猝死呢?
我已经端端正正的在沙发上坐了近一个钟头,十分心虚在等父亲看完。
父亲的脸嘛……天生自带一种谜之丧气的感觉,我很多时候不好判断他到底是生气呢还是不生气。
不,不对,这次肯定生气了,证据就是他已经看了一个钟头,明明平时无论什么资料都是看一眼就能记下来的,肯定生气了。
虽然是脾气很好的人,但是那什么……父亲对自己的优秀是非常有自觉而且自傲的,现在说不定在思考人生,比如说造成这种结果的到底是他的教育方法问题,还是当年孕检的时候漏了我其实是个智障这个问题,还是我有没有可能被人校园霸凌然后敲傻了脑子这个问题。
父亲叹了长长的气,终于放下我的卷子似乎是打算说些什么的时候又看到了我刚刚就摸出来当挡箭牌的相框,又把打算找我谈的人生咽回去了。
“把钓竿拿来吧。”
“好的爸爸。”
“麻烦了。”
于是父亲打算在这个晚饭后的时间去小区鱼池钓鱼了——金鱼,我们鱼缸里养着的那五条也是这么来的。
其实在父亲出去关上门的时候我的愧疚感已经爆了,就差一个动漫女主角式哭泣来表达一下我的内疚。
但是这实在丢人,显得矫情,用母亲照片当挡箭牌的我是何等的烂人啊!
我捡起自己很久不用的鱼竿立马追出了门,饶了一圈之后终于在鱼池深水区看到了正在喂鱼的父亲,之后照着他就是一个百米冲刺。
“对不起!我下次一定会及格的!”
父亲拍了我的头,我立马改口说会考满分回来。
“爸,为什么我这么矮。”
我跟他开玩笑道。
父亲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我如果被那个人听见可能会鬼压床。


完。

不为什么_(:3 」∠ )_就是给福本接了一个单亲爸爸设定突然感觉也很合适。
又当爹又当妈!

评论(5)
热度(14)
© 幽灵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