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不看,自觉闪避

  幽灵桑  

说得好,我选择死亡

乙女向,自主避雷,甘利。【太可怕了,我居然还是对有女儿的人下了手】
关于「试卷考了三十分还要家长签字,给爸还是给妈」这个梗。


夜晚电视台的黄金时段,正是适合家人坐在一块吃饭的时候。
今天我赶上了不少好事,比如说今晚网球联赛开播、住校的姐姐回一趟家里,还有父母结婚鬼知道它几周年。
然而这一切并没有什么卵用,它根本拯救不了我三十分的物理考卷!
“你十二岁那会跟我说过的话……现在重复一遍可以吗亲爱的?”
这个温柔的语气真是要了老命,母亲一开腔我人已经怂了,很想直接椅子上摊倒,没有骨头,假装自己是听不见声音的软体动物。
我天使一样的绘麻小姐姐也救不了这种状况,看着我又看了母亲在那干着急。
场上最冷静的反而是父亲——他在询问买来的花该放哪之后就很有闲情逸致的边看网球联赛边插起了花。
“将来大学要跟绘麻一起读。”
“很好,绘麻是什么大学?”
“……早稻田。”
我看到姐姐想从沙发上起来给我帮腔,然后又被父亲塞了一朵花按回去。
“高中二年级,物理只有三十分你都不会感到羞愧吗?”
不!别说了!我现在已经想死了!
说实在的,这种语气才是要了我命,好像我对不起天对不起地对不起人民!
我讨厌心理学家!
她跟我讨论提前进入社会的安排还不如骂我!不骂我我浑身难受!
“不用这么严厉嘛,难得今天都在家。”
虽然父亲这口吻乍一听非常和事佬,但是我自认已经看清他们这种套路了。
如果没有父亲直接授意她威胁我,母亲才不会跟我谈提前进社会的出路嘞!她直接跟我谈人生!
“行,你跟她谈,绘麻我们先吃饭。”
母亲的表情充满了“吾儿叛逆伤透我心”的味道,绘麻小姐姐给了我一个充满爱和同情的眼神之后去拿碗了。
父亲不跟我讨论这个问题,他递过来几枝花吩咐我修剪成同样的长短,然后又继续看网球联赛,看的兴起还对选手的发球技巧侃侃而谈。
我坐那紧张了半天像个傻子,又不敢直接走去吃饭,犹豫再三之后还是决定打破这种迷之氛围了。
“爸,试卷要签字。”
“等会吃完饭拿给你母亲吧。”
他终于放下了园艺剪,眼前是一个已经做完造型的花瓶,一切都很完美。
将这个闲情逸致的产物放到一边后,父亲叠着腿,双手随意的拢到了一起,后背靠在沙发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这个姿势让他在那张单人沙发上看起来像个皇帝。
“现在,拉开手边的抽屉。”
这个平和的语气听的我心里发毛,我战战兢兢的打开了茶几的抽屉。
里面放的似乎是一份暑期补习班报名表附件,我大略扫了一样没怎么在意,视线最后落在了主办人的名字上——住一楼的那位结城先生。
干干干干干!!!
我的内心已经被真木家那个小破孩的口头禅刷屏了。



完。

绘麻是艾玛,日文发音是同样的。
这位物理三十分的同学叫绘真,发音也是一样的。

评论(8)
热度(16)
© 幽灵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