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不看,自觉闪避

  幽灵桑  

应该是亲生的

乙女向,田崎,自主避雷
关于「试卷只考了三十分还要家长签字,到底给爸爸还是给妈妈」这个梗。


时间:平成X年X月X日。
地点:X小区D栋二层濑户宅。
人物:试图销毁英语试卷的我和以为火灾当头浇了我一身的母亲。
烘干机,可能是本世纪最糟糕的发明。
母亲推了推眼镜,用一种公务员特有的严谨逐字逐字的审视了那被烤的发脆的考卷。
我很冷静——如果校服背后没有湿透的话。
母亲也很冷静——如果她的指甲没有把考卷抓破的话。
“是这样的,妈你先听我解释……”
她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示意我先闭嘴,整个人看起来疲惫极了。
“孩子,你说吧,我是做什么的?”
“……公务员。”
“详细一点。”
“外交部翻译官。”
“你爸爸是做什么的?他在哪毕业的?”
“公费留学,在外国人的公司管出口的?”
“你知道是吧?”
“……嗯。”
这一点头,我已经用尽了毕生气力。
我知道,我这是药丸了,就算和森岛一起搞完了全套仿造品也还是要完了!
明明就差销毁原件我对自己没救的幸运E体质已经绝望了!
桌子被拍的震天响,母亲对这种现实已经绝望了。
她从我出生时的数据档案说到了前天跟真木家那位讨论儿童教育问题时被她拿出去虚荣了一小下的语文成绩,然后再一次大力拍了那张桌子,非常迂回曲折用词高雅的把我这个败家儿子骂了一遍。
最后,她清清嗓子掏出眼镜布,随意擦拭了一下之后重新戴好,又变回了普通冷静的公务员。
“可能是我的教育出了问题……你去吃饭吧。”
“那签字?”
“想都别想。”
我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已经打算等会吃完饭去拿她的私人印章用用了。
门铃适时的响起,然后是钥匙开锁的声音,父亲站在门口朝我打了个招呼。
停在他肩膀上鸽子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随后自动自觉飞去了阳台站在栏杆上。
母亲扶额躺在沙发上活像条咸鱼,听到他开门后无力的挥了挥手。
“这日子不能过了。”
“又怎么了?”
“桌上,自己看。”
父亲放下公文包,拿起考卷靠在那张沙发的扶手边看了起来。
沉默良久,他摇着头拍了拍旁边咸鱼摊母亲的手臂,又朝吃完了饭正在刷碗的我招手。
“要签字是吗亲爱的?”
“是的爸爸。”
父亲很爽快的签了字,看我一脸不敢相信就这样被放过的时候,非常爽朗温和的笑了起来。
“没有下次了,再这样你就不是我的儿子。”
以为自己逃出生天的笑容僵在脸上。
爸爸,是不是很爽朗的说了——?

完。

评论(6)
热度(21)
© 幽灵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