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不看,自觉闪避

  幽灵桑  

食色男女

最近奇怪的迷上了这个词。
乱七八糟的成人世界注意,纪念我那篇写到一半闪退的走心小黄文。 尾句出自曲子《红》。



午夜十六时的人总长着千万张脸孔——端看你喜欢哪一张。
唇彩和粉底固着,像舞台的假面或能剧的役者,告知世人她的角色和性格。
当然,仅限相遇的今晚。
白天这个人是什么样子,明晚那个人又是什么样子,这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
食色男女,着眼当前。
青年端着酒杯,送出了别在领口的玫瑰。
酒保发出轻蔑的笑,却又摇着头赞叹新人的勇气。
本区的女王坐没坐相,叠着修长的腿坐在吧台边。
灯光打在她身上,照亮光裸的肩膀,散下的束发和上扬的唇角。
指节在玻璃板上敲出空响,女王凝视青年疑似带着忐忑的眼睛,像是感慨一样发出轻笑声。
醇酒让她有了朦胧的眼神,妖娆的脸孔与未经世事一词显得矛盾却又微妙调和,夜晚与夜场的美展露无遗。
青年打个响指,音乐切换到了探戈名曲,他正式也不正式的再一次做出了邀请——正式的是动作,不正式的是表情。
女王也喜欢年轻人,不是指年龄上的那种年轻。
灯光酒醉,香烟与香水,跃动的舞步和他眼中自己的顾盼生辉。
进了旅馆的房间关上门,她的手从尾椎骨摸到腰窝——往上一挑,她清晰的听到了那个人的笑声。
“多谢款待。”
他说道。
“久闻大名。”
她说道。
关上灯,他的眼睛就变成了另一种样子,很主动的暴露目的。
对视三秒,青年亲吻了她的眼角,她倒是乐意上这个人的当。
前半夜的角色是新手还是老道都不重要,多余的设定先丢在一边。自尊心过高的人互相争夺着主动权,翻身又翻身。
月明星稀,天还未亮,总该散场。
她整装待发准备赶赴另一个战场——白天与庸碌打的战争。
交出旅馆的房门钥匙,他们走出这条街道,竭力回避看对方的脸,过个两三天也就忘了。
转过街口,青年还是没告诉她,其实他们已经遇见很多次——用不同的脸孔。
踩着高跟走进朝阳,女王揭开面具,换个旧的,这是一位普通的女职员。
时代的车轮滚滚前进,从她逃避现实的场所碾过。
天空成了可怖的场所,铁骨的飞鸟呼啸而过。
她被素不相识的人从飞鸟的重击下拉回,捧过酒杯和文件的手被人牵着一路飞跑。
跑在子弹纷飞和硝烟之间,太阳将他们照耀,真实表露无遗。
在千钧一发关上了防空洞的门,死里逃生的人拥抱,无关的他人为有情人奉上善意的笑,心脏奏响生命的欢歌。
食色男女,找回本心。
青年亲吻她的眼角,生活仍要继续。
又说道许多年以前的灯红酒绿时,他犯了一个小错。
夜晚的相遇最忌再约,年少无知的他却问道是否再见。
走过街口的人远远回头,轻佻的笑起来,说话的调子像唱歌。
“若你叩门,蓬荜生辉。”


完。

评论
热度(10)
© 幽灵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