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不看,自觉闪避

  幽灵桑  

如果说:

乙女向,三好,自主避雷。
「你的名字」梗。
前文请戳空间。


车站屏幕上的人们讨论着这个案件所带来的社会影响,案件当事人正在赶来车站的路上疯跑。
上下班时段高峰期的人潮还是如此令人烦躁,真木随便买了到什么地方的车票,通过安检口后往他认知里自己被推下去前站的位置走了过去。
然而,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
他看到站牌上显示的时间和日期,现在是距离他最后记忆前的三年后。
真木知道是他的认知出了错,那个家伙根本不是找到了方法和“即将”死去的他交换,而是和“一定”会死去的他交换,那是已成历史的既定事实,根本就是有预谋的送死!
他不太好看的死相还被放在屏幕的一角,让真木无可避免的感到了愤怒。
吵杂的机械轰鸣声响起,之前停靠到站的列车驶离,太阳落进地平线的另一头,天边只留了朦朦胧胧的一线光点。
整点的钟声敲响,逢魔之时降临——
真木看到了「他自己」,那个人站在对面的站台,对着他晃了晃手机。
“喂。”
“呜哇,我的脸能有那种表情啊。”
“……你的脑袋里是只装馊掉的隔夜饭,还是发霉的浆糊。”
“喂喂,我可是非常努力了,东大也考上来见你了。”
“我不认为岔开话题是明智的选择,现在,立刻,马上,换回来!”
“拒绝。”
“自说自话的要去死你是心理有问题得不到疏导的病态青少年?知道犯人是谁就可以了,同一种错误我不会犯第二次,换回来。”
“这不重要,你先听我说……”
“少在那里做多余的事情!”
坐在长椅上等车的中年大叔抬头看了那个跟别人在电话里吵架的人一眼,随即又漠不关心的低下头。
在正式见面之前,真木有想过很多过激的言辞,但是临到了,他们被发挥出来的只有十分之一。
其实也不算正式见面,他见到的是「自己」,就好像看着镜子,他下意识的回避了过于激烈的词汇。
站台对面一直用他那张脸笑的吊儿郎当的家伙终于沉下嘴角,看起来比较有他本人的感觉了。
“我说三好啊……第一次喊感觉有点奇怪,听说是你的小名?算了,你听着,并不是避开了那个人,你就不会死的。”
她打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他先听完。
“如果命运规定,你的人生要结束在此时此刻,它无论怎么样都会做到;火灾也好,动车事故也好,还有那个把人推下了月台女孩子,都是其中必要的一环。”
“啊啊……果然常锻炼是好事,如果面临这些问题的是我那种菜到不行的运动神经,已经死了不下百次吧?现在换回来你是要说什么傻话啊!还差一点,只要过完了今天十二点的话……”
真木在她的发言里听到了很多问题。
比如说火灾和动车事故——这是他根本没有经历过的事情。
似乎在交换身体后,另一边的时间线和之前也有了不同。
“三好,你之前问过「我们这种情况发生在六十亿陌生人里的概率」对吧?虽然有点晚了,但是我现在就能告诉你。”
“啧,我说你——”
车站的广播声响起,列车进站,轰鸣的机械运行声和移动中的铁皮长龙割断了两个世界。
“因为「偶然」得到了你的遗物,所以和你相遇这件事,一定就是「必然」了吧。”
话筒忠实的传达了来自另一个人的话语,随后是一阵空音。
真木等到了列车再次离站,他看见站台的另一边站满了人,只少了那个刚刚打电话的家伙。
“别在那里自说自话啊。”
少年,在本该是二十岁的春日里,恋爱了。


待续。

评论(7)
热度(13)
© 幽灵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