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厨,不吃腐向请不要安利也麻烦不要在我这边提到。
D机关/阴阳师/APH/fgo/小英雄
三好推,神永老婆粉,物间女友粉
爱我请给我留言.jpg
长期接文稿,详情请小窗

  幽灵桑  

如果说——

乙女向,三好,自主避雷。
「你的名字」梗。
前文见空间。


临近黄昏的都市依旧喧嚣。
车站正播放着一档访谈节目,内容是最近引起了社会热议的校园暴力问题和青少年时期病态心理得不到疏导后导致的恶性事件。
节目进行到一半,屏幕上放出了被作为恶性事件典例的一个案子。
新闻通稿和图片都是三年前的东西,音频里,女主持人正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播报着新闻。
「受害者名为真木克彦,生前就读于东京某所名校,是一名高三生。
三年前的今天,这起案件的始作俑者——他同校的一个女同学,在心理崩溃后将当时正在与不明人物通信的受害人推下了月台。
该名少女此前遭受过严重的校园暴力……」
无论再如何尝试,电话另一头也只剩下忙音。
我收回了即将踏进车厢的脚,傻站在屏幕前出神。
事故现场照片上,那个少年的随身物品撒了一地。
照片角落,一面磕掉了角的红色烤漆手镜静静的躺在那里。
午夜十二点的仪式,只有在逢魔时才能连接的通信。
他还鲜活时的脸和那个女孩子恐惧的神情在眼前交相辉映,脑海中的一切逐渐连接。
古时,人们认为头发是时间与灵魂的载体之一。
真守神社代代相传的独有祭祀方式是梳理、扭曲、并将其连接,形成一个编织完美的网络。
在这其中,没有偶然,只有必然。
“别做多余的事情。”
总会有办法的,当然会有。
他大概又会说我净做些多余的事情了。


晕眩,阵痛,失血感——这是真木在睁开眼前身体施加予意识的感受。
然而等到他睁开眼下意识的活动了手腕,却又发现哪里都不疼,好像之前一时不察被人推下了月台这件事只是一个噩梦。
但很快,他就发现了异常的地方。
正确的是地点,这里是东京,这家咖啡厅他很熟。
不正确的是他的视角高度,头发长度,还有胸前的重量感……总结,这不是他的身体,而是那个乡下女子高中生的。
电视里正播放着某个访谈节目,真木看着自己不算好的死相心情尤其复杂——
因为巨大的痛感而短暂混乱的思维逻辑终于回到了他的脑海里。
桌上压着一张字条。
「虽然这么说很抱歉,但如果再来一次的话,我觉得自己还是会救她吧。
不过,人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我会负责到底的啦。
总是乱花钱,对不起。
其实我背着你撸猫了,猫真可爱。
家人就拜托啦,不过独立出去之后不再联系也可以。
请……请务必跟真由美结婚,可恶只有这个完全不想放弃,在你出现之前我的梦想就是跟她结婚。
东大我已经非常非常努力考上了,喜欢什么专业你就转过去吧。
纸写不下了!
一直没有为你做到什么,抱歉啦,谢谢。」
少年没来得及体验一下花别人钱结账的快感,一路调整着自己和身体的协调性,开始了以车站为终点的百米冲刺。
太阳西斜,远处的天空星辰闪烁,街道笼罩在绯红中。
奔跑中的人一想到她字条上写的东西就火大。
太菜了,这个身体的运动神经菜到无以复加,不仅身体素质差脑子里还只有浆糊。
不认同,不认可,不接受!
他想骂人!
当面骂!

待续。

评论(4)
热度(13)
© 幽灵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