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不看,自觉闪避

  幽灵桑  

如果说;

乙女向,三好,自主避雷
「你的名字」梗。
前文请戳空间。


偏远小镇的女子高中生某一天突然开始和东京一个同龄的男孩子交换了身体,这到底是什么梦幻偶像剧/少女漫/动画电影的展开啊!
我看着红色手镜里自己的脸,完全无法想象那个人到底是怎么用这个人畜无害的长相让那几个热衷于折磨别人的家伙跪下唱征服的。
但总归他做的是好事,我非常感激——同时也更不敢说其实这破事的开端是我闲得无聊喊的愿望了,让他自己瞎琢磨去吧。
为了不影响双方的生活,我们列举了一系列必须遵守的规则——
「禁止穿着百褶裙叠腿坐!也禁止盘腿!
不要表现太好!考试禁止满分!别跟真由美凑太近!聊天禁止炫学!上课别照镜子!不要用我的脸嘲讽别人!」
【不要把路边的野猫捡回来,也不要喂东西。
把“老子”这个自称丢掉。
你再多去几次咖啡厅试试?
不要用我!的!钱!买些无所谓的东西。
别做多余的事!】
等等等等,诸如此类。
话虽如此,不过大部分时候都是相对自由的,应付突发情况那就各凭本事了。
虽然不太想承认……但这个家伙身体使用体验相当良好。
因为时常有在锻炼,比起我自己那种死宅的身体运作起来更流畅,跑的快跳得高,运动神经发达,短暂的给了我一种老子天下无敌的错觉。
原本听的一头雾水的数学课居然听懂了很多,笔记也下意识抄的十分有条理了。
果然,身体惯性这种东西是非常神奇的存在,间接导致我现在有点嫌弃自己身体的运行度了。
为了轻松一些,我也开始锻炼,比如说绕着小镇长跑什么的——反正第二天起来痛的是那个人,无所畏惧。
夕阳西下,草丛中的蟋蟀已经开始了自己的演奏。
我跑过田埂,因为晚风拂过脸颊时的舒适感笑了起来,突然发现这个小镇也还是可爱的。
临近考试季,最近交换身体的频率也开始低了下来,不知道神的意思是不是让我好好努力呢?
但是怎么样都好吧,反正我也不会考离这里太远的大学。
在不久之前,上一次交换身体的时候,我们互相留了号码。
也许是因为不安感……吧?
虽然一开始觉得很麻烦,但是习惯了这样的日常之后还是很有趣的。
考试季之后就是神社的祭典,我和妹妹也要开始准备了。
神社平时不开放的神乐台现在也拆开隔板,变成舞台的样式。
我靠在神乐台一角的柱子上刷着手机,等奶奶忙完手头上的东西过来教授新的神乐舞,视频网站的弹窗广告里正放着什么人跳探戈的短视频,让我有了谜一样的艳羡。
那个号码静静的躺在手机联系人目录里。
实际上我有尝试过拨打,但是无论等了多久,都没有人接通,而且我也没有收到过从东京打来的电话,这就很伤人了。
西沉的太阳将云彩染的一片赤红,我抬头看着这万年不变的壮丽,开始感慨古人是不是也和我看过同一片夕阳之类的,手指不自觉的按下了通话键。
反应过来后,我叹了一口气正打算挂掉,听筒里却传出了一个陌生又耳熟的声音。
“喂?”
“呃……”
“你总算还记得有留号码。”
虽然很想反驳自己其实打过很多次,是他没有接的错,但是我忍住了。
夏蝉的声响也不再扰人,我终于想起这是它们一生一次的鸣叫,莫名其妙的感动起来。
“从话筒里听到自己的声音这种感觉果然好奇怪啊,真木同学。”
“自己……请不要把别人的身体看作私有物。”
“是是,抱歉啦。”



黄昏的阳光给电车站渡上了一层暖色滤镜,真木克彦在下车时收到了一个奇怪陌生来电。
不,实际上这个号码他认识,然而正因为认识,而且尝试拨打过,才会觉得奇怪。
明明在午休时这个电话还显示是空号状态,现在却有人用这个号码打了过来,直觉事有蹊跷才是正常的反应,但是他思来想去也没能得到一个合理的结果——本身他和那个人的状态也不合理,最后他决定暂时搁置疑问了。
“从话筒里听到自己的声音这种感觉果然好奇怪啊,真木同学。”
“自己……请不要把别人的身体看作私有物。”
最近光是处理遗留问题已经让他足够烦躁,腾不出手发火。
中饭的时候,神永那个家伙带着一种“我懂得”的微妙神情拍了拍真木的肩膀,也不知道他到底联想了什么,但是能为他的异常行为做出解释的话,真木是不介意顺杆下的。
从话筒里听到自己的声音的确是非常诡异的体验。
语气,语调,发音,明明声音是同样的声音,换了个人之后差距居然也会如此之大。
他总算知道,为什么第一次交换时一开口就被那个人的好友询问是不是哪里出问题了——破绽就出在口音上。
标准日语的确谁都会讲,但是这种乡下小地方大部分时间还是在用方言的,用词和发音都保留了一定的古日语特征,像他之前一开口就是东京标准日语真是想不觉得稀奇也难。
临近考试季,身体交换的频率也渐渐低了下来,最近甚至有了要消失的趋势。
他觉得自己该高兴一些了,然而实际上并没有。
……大概每晚合上眼前都在担心明日的未知状况这一点非常令人高兴吧?
这个年纪的少年多多少少有些自命不凡的心理,像这种奇遇说实在啊——超有趣。
公寓附近的商业街正在大改,耳边是巨大机械的轰鸣声。
电车运行的声音,汽车鸣笛,人流的喧嚣,路过什么人家时偶尔听见的电视台节目放送声。
一切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此处是东京。
手机的另一头传来了蟋蟀和蝉鸣声,还有那个麻烦的同龄人自言自语的声音。
真木克彦其人,第一次有了乡愁。

待续。

评论(11)
热度(24)
© 幽灵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