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不看,自觉闪避

  幽灵桑  

如果说!

乙女向,三好,自主避雷。
现代校园设定,女方第一视角描写。
「你的名字」梗。
【前文请戳进空间】


早晨,在十六块榻榻米大的房间里醒来的时候,我总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事情。
普通的洗漱,普通的换了衣服。将那把红色的手镜架好之后,我凝望着自己,郑重的开始了每日必修课。
盘发编发——这两件事对于现在爱美的女孩子来说应该也不陌生了。
为了追求视觉的美感,已经有很多时髦的女孩子开始学习这类的做法,但说到底也就是一种娱乐。
然而,在真守镇的这个神社里,它有着独特的意义。
话虽如此……大正年间那一场地震带走了太多东西,除了那一代祖先的性命,还有千百年来积累下的历史古纪。
现在知其然却不知其所以然,也只能怪老天爷不赏脸了。
修整完后,我看着镜子里一脸大和抚子相的美少女满意的点了点头。
妹妹很准时的在玄关穿鞋,我一如既往地朝她打招呼,却意外收到了她看怪物的眼神。
“怎么了?”
“……看来今天是正常的姐姐。”
当时的我只是纯粹感到了不快,却没有太深入思考,在请她吃了一记爱的教育之后就把这件事忘在了脑后。
偏远乡下的早晨,空气是特色独有的清新,漫步在雾气弥漫的山腰上会有一种腾云驾雾般的感觉,不禁让人从头到脚都有些飘飘然了起来。
好友真由美从路口的拐角处走出,远远的便挥手朝我打招呼。
“你今天……”
“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哦,跟以前一样真是太好了。”
她突然握住我的手,脸上满是感动的神气,十分莫名其妙。
我差不多也该开始觉得奇怪了——因为就真的很奇怪啊!就好像睡一觉起来,世界线都变了!
同学充满敬意的眼神,平时对我冷嘲热讽的三人组反常普通,上课时老师“终于记得自己名字啦?”的调侃,不存在于记忆里的小考试卷发下来上面写着的居然是100而不是60!
陷入抓狂状态的我翻开了之前新买的笔记本,首先映入眼帘的却不是往常那些仿佛做了加密的课堂笔记,而是一些用圆珠笔简单勾勒了轮廓的物品或人物小像。
除去地名地标一类的东西之外,第二页还附加了一个严谨的人际关系图表。
在那蛛网般的人际交往关系中心,作图者绘上了某位少女的头像。
那好像是我却也不像是我,长着和我一样的脸,脸上的表情却令人分外不快。
头像下,正体不明的作图者留下了一行字——
“你是谁?”



与偏远小乡村的今日晴空万里不同,东京下起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雨。
时年十七,不久前刚刚成为了高三生的真木,正站在瓦斯炉旁等壶中的水沸腾。
雨夜特有的寂静总算平复了他今日烦躁的心情,他看着升腾的水蒸气,开始回想今天一天遇到的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
首先是神永一大早打来嘲笑他的电话,问他今天有没有因为感冒烧坏了脑子不记得来学校的路。
然后是进教室门时莫名其妙收到的注目礼,实井打开手机,不知道是拿什么东西作了参考的标准,在看了他一眼之后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
班主任佐久间午休时十分难得的点名他去办公室谈起了人生,话尾总结是这次小考只考了六十分是不是对他有什么意见。
他差不多该感到奇怪了——这本来就非常不合常理!他不可能会考六十分!也不会不把头发处理好随便梳一下就出门!
钱包里的纸钞一下子少了两张,这无论怎么看都是非正常事态。
将泡面盖子压好,他打开了手机的备忘录。
首先映入眼帘的,并不是他之前快写完的专业知识补完书单,而是一条看首文字就感受到了微妙少女味的小记。
发言有一种乡下人第一次进城的土里土气感,句首句尾充满了夸张的语气词、颜文字,还有感叹号。
真木克彦压抑着被人崩坏角色的愤怒心情翻到最后,看到结尾附了一张照片。
那像是他却也不是——脸是同一张,然而他不会有这种傻气的表情。
照片下写着一句话,句尾带上了复数数量的心符号。
“人长得很帅哦。”
他冷着脸揭开泡面盖,已经大概了解到了自己现在的状况。
大概是觉得「有趣」的情绪压倒了「愤怒」的情绪,他还是勾起了嘴角,在叉子卷起泡面前说道:“有眼光。”






待续。

评论(14)
热度(20)
© 幽灵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