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不看,自觉闪避

  幽灵桑  

致无名者的恋文(一)

和善的K先生:

   展信佳。

   此时此刻您也许正感到不可思议吧?为什么一个跟您毫无关系的人会给您寄来信件呢?

   嘿,其实也不算全无关系的呀,您也许还记得,早在半个月前,邮差送错了一封信到您那边——当时那个粗心大意的寄件人,村上佳织就是我了。

   感谢您之前的回信,虽然您在信里说道:“私自拆看了你的信件非常抱歉。”但我觉得这是无伤大雅的,毕竟我的信封面上都写了:“请收信的你一定要拆开。”

   既然我这样写,您照做就不是什么需要感到抱歉的事了。

   非常感谢您愿意看完它,虽然它原本其实是我寄给朋友留美子的信啦。

   我和她分开之前吵了一架,她去了东京之后我们就没有再联络,直到她在乡下的亲人跟我说留美子生了很严重的病,我才知道她已经命不久矣了。

   就好像被人迎头浇了一盆滚烫的水,我的皮肤和心都在那一瞬间被这种温度烫伤。

   回想过去种种,与她在一起欢笑的日子,我发觉自己是多么恶劣的人啊,居然会为了这样一点小事就与她断绝来往。

   人生如此无常。

   因为深感歉疚和想要让她鼓起勇气面对恶魔,我写下了那一封信。

   虽然现在已经有了电话这种东西,但是我猜她已经不太很方便接听了,那会让她想起自己的病情,徒增悲喜。

   有时候,文字是比话语要更加坦诚的东西。

   我想要说的抱歉,关于自己有多么想念她的事情,从前羞于启齿的东西一旦化作文字就好像潮水涌来,我下笔写了长长的一封信。

    可惜……她没能看到吧,因为邮差先生犯了个小小的错。

   并没有怪罪于您,我猜这大概就是命运的安排了。因为得不到她的原谅,我感到良心不安,神会用这件事时时提醒我,要做个谦卑的人。

   您就将那封信留着吧,不必再寄到她的地址或者寄回给我了。

   事实上在您的回信到来之前,我已经参加了她的葬礼。

   在听她的父母说她的遗言是「要葬在家乡让许多朋友都想念她」的时候我终于泣不成声,我已经非常想念她了。

   所以我恳求您留下那封信,千万别再让我看见了。我会当作留美子已经知道了我对她的心意。

   古语有言道:「有得必有失,有失必有得。」

   谢谢您之前在回信上的安慰,我已经好多了。

   因为这件事的关系,我有些想试着通过信件和别人交朋友,于是就想到了您。

    虽然我失去了一个朋友,但如果因为这件事反而与您相识的话,这种悲伤也能少一些了。

     神想必还是爱着我吧?

   不知道您是否介意拥有一个不见面,不参与对方生活,只是聊天的笔友呢?

期待您的回信。

祝:

  考核顺利

  学业有成

                  昭和X年十二月七日

                       满怀期待的佳织

评论
热度(5)
© 幽灵桑 | Powered by LOFTER